人生孤獨,獨善其心

人生苦長,但並非沒有自由。中年回頭多是不堪,卻是免不了的自省,縱隔著千山萬水,時間最終會浸沒所有人。

如何應對這個趨利的世界

對圓滑的人,我們都是不屑為伍的。但有時也會懊惱我們在處事上不夠圓滑,以致只能用「吃虧是福」來安慰自己。

可是不那麼圓滑的你,如何應對這個趨利的世界呢?或許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應對之策。

我卻試圖從名人的故事,或名人的經历中找尋一些見解,或是答案,或本無答案,只是希望能有一些啓發。

邨上春樹:盡量誠實地面對我們自己

我們都有隱而不言的傷痛,有的甚至一直沒有痊愈,只在深處腐蝕潰爛。時間浸泡我們,有時候是蜂蜜,有時則是鹵汁,每一次久別重逢也註定再次分離,每一款輝映組合每每淪為四散有時零落,甚至每一次傾蓋如故也往往是白首如新的開始。

在邨上的世界中,孤獨是宿命的,但也是開啓個人成長的必然途徑,邨上的態度是「大概只能盡量誠實地面對我們自己」,正如書中人物多次引用的這句臺詞:「我們可以給記憶蓋上蓋子,但是絕不可能掩蓋历史。」

人生苦長,但並非沒有自由。中年回頭多是不堪,卻是免不了的自省,縱隔著千山萬水,時間最終會浸沒所有人。撕裂這些創口意味疼痛,也意味著痊愈的可能,唯有誠實,才是自由之途,不過結果並非總是坦途。

這人生的永恆真相與怪誕困境,這種自由很多時候可能只是蘇菲式的選擇,就像邨上書中那個荒謬的例子,如果必須選擇拔掉你的一個指甲,同時也給你選擇自由,是腳指甲還是手指甲?

福樓拜:存在之難更要有顆淳樸的心

真實的人生往往難有豪情如舊,多是沉默喑啞,就像福樓拜在《一個淳樸的心》中寫普通人,豈止戀愛,生老病死無非「和別人一樣」。但無論存在有多難,生活的艱辛如何讓夢想支離破碎,保持一顆淳樸的心,應對世界的存在之難。

我所認識的一個公司的採購員,每天都微笑示人,覺得這是一個天生的樂天派,不知愁為何物。

後來了解到,他父母均為殘疾人,妻子也臥病在牀,生活壓得喘不過氣來,本來可以借工作之便,行些「圓滑」之事,改善現狀,但合作的客戶都說他,為人本份,心正。

真的用「一個淳樸的心」應對這個殘酷的世界,在別人眼裡可能是活著困苦,其實他才是真正按自己的心生活的人。雖然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人,卻活著比任何人都自在。

馬爾克斯:百年孤獨獨善其心

《百年孤獨》的經世暢銷,再次印證馬爾克斯是當今為數不多文學大師。世人談起馬爾克斯,總是言必稱《百年孤獨》,甚至未能免俗地反複引用「很多年以後,奧雷裡亞諾上校站在行刑隊面前,準會想起父親帶他去參觀冰塊的那個遙遠的下午。」

對比很多關於馬爾克斯的外在評價,再聽聽馬爾克斯如此談論自己是一件有趣的事。

對於馬爾克斯而言,他一方面承認作家職業的孤獨:「在文學創作的徵途上,作家永遠是孤軍奮戰的。這跟海上遇難者在驚濤駭浪裡掙紮一糢一樣。是啊,這是世界上最孤獨的職業。誰也無法幫助一個人寫他正在寫的東西。」

孤獨是我們每個人都曾經历過的。看似熱鬧的聚會,親熱的畫面。覺得大家是志同道合的朋友,其實又各有算計,各懷心事。

你已經看透了這一切,卻不得不貌合神離的敷衍著,違心的融合著,做不得不圓滑的事,而內心卻是無比的孤獨,不如舍棄這些,由著你的心,獨善其心,做快樂的自己,與其他無關。

你可能會有興趣

感恩護持《菩提資訊庫》 正法的傳承主頁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