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姜查語錄 – 每一句都是一百分

泰國聖僧(1918~1992)

  • 走在佛法的路上,你不能以「身」去完成,你必須以「心」去走。
  • 鎖在牢獄裡的只是這個身體,不要讓心靈也被鎖住了。
  • 我們僅只是這具身體的訪客,就如在這裡的廳堂一樣,它並不真的是我們的,我們只不過是暫時的房客。
  • 沒有人任何人能替你做,光聽別人說也無法斷除你的疑惑。唯一能斷除疑惑之道,就是你親自做一次地完全放下。
  • 佛法是在修行中生起的。教導只是指出領悟的方法,若要領悟佛法,必須將那教導帶進我們的內心。
  • 任何嘗試要強迫自己平靜下來,都只是執著和欲望的表現,反而會阻礙你註意力安定下來。當你做每一件事情時,你必須心裡很明白,很清楚。當你看清楚時,就不需要去忍或勉強你自己了。你感到受障礙與有負擔,是因為你不了解這點!
  • 禪修的目的不僅於經常平靜自己,讓自己脫離憂惱而已,而是要洞見和絕滅使我們一開始就無法平靜的原因。
  • 修行只是關於心和心的感覺而已,而不是一樣我們必須去追逐或奮力爭取的東西。你所要做的,只是試著保持覺醒。
  • 這些感覺生起的地方,就是我們能夠開悟,智慧能夠生起的地方。
  • 學習去辨認「欲望」和「需要」的不同。
  • 混亂升起的地方,就是寧靜可以升起的地方;那裡有混亂,我們透過智慧,那裡就有寧靜。
  • 平靜是引發智慧的基礎,而智慧則是平靜的成果。
  • 覺知者如實地徹見,而不因變遷的現象而快樂、悲傷。
  • 快樂不是我們的歸宿,痛苦不是我們的歸宿,內心的平靜才是我們真正的歸宿。如實了解事物的真相,並放下對一切外緣的執著,以一顆不執著的心作為你的依歸。
  • 我們必須如實地看事物感覺只是感覺,念頭也只是念頭。這就是結束所有我們問題的方法。
  • 你必須看見在快樂中的不圓滿之天性。
  • 「無常」這真理是世界上最單純的事,卻也是最深遠的。
  • 你必須把持住心,反覆地觀這個苦和不愉快,只是一個不穩定的東西;終究它是無常、苦、無我的。
  • 欲望一直存在著,這只是心的一種狀態。有智慧的人也有欲望,但卻沒有執著。
  • 沒有人能教你這個真理,只有當「心」親自瞭解時,它才能滅絕和捨棄執著。
  • 別執著良善,別執著邪惡;這些都是世間的性質。我們修行以超越世間,從而將這些事情帶往終點。
  • 如果我們做事只是為了求得回報,它將只會引起痛苦。修行不再是為了得到什麼,而是為了放下!
  • 即使連定(平靜)都不該去執著。
  • 坐禪不是要「得」到任何東西,而是要「除」去所有一切。
  • 別去衡量別人,各式各樣的人都有,不需要去承受希望改變他們的重擔。如果想改變任何事物,就去改變你的無明成為智慧吧。
  • 修行的本質是觀察動機和審視心。你必須有智慧,不要去分別。如果別人不一樣,別煩惱。你會因為森林裡一棵彎曲的樹,高度和直度與其他樹木不同而懊惱嗎?那是很愚癡的!
  • 別跟不修行的人生氣,不要評論他們的過錯,只要時時勸導他們。當他們的性靈成熟時,自然會來求法。
  • 他們如同仍然青澀的水果,我們不能強迫他們成熟,甜美。就順其自然,只要宣傳我們的藥就夠了,當有人生病時,自然就會過來買。
  • 長久的修行之後,你就會明白。那些太聰明的人,短時間內就離開了,永遠學不到東西。
  • 你必須除去你的聰明才智。如果你認為你比別人優越,你只會痛苦而已,真是可憐!

阿薑查

你說你一心一意的愛你的女朋友,試把她的裡面往外翻,再來看你還多愛她。仰或當你的愛人沒有和你在一起時,如果你非常想她,為何不請她寄一瓶她的糞便給你,如此一來,只要你一想起她的時候,你就可以打開瓶子聞一聞,很惡心對不對?那你愛的又是什麼呢?到底是什麼使你看到一位留有吸引人的指甲的女人走過來,或你在空氣中聞到她的香水味時,心就跳得像一部搗米器一樣?那是什麼能量呢?它們拉你並把你吸進去,使你陷於其中,但你卻沒有真正地去反抗,對不對?到最後,你必須為此付出代價,知道嗎?

有一天,阿姜查走到一枝躺在路中的粗重樹枝前,他想把它移開,於是便叫他的弟子去抬一端,他抬另一端。當他們抬起來要扔出去時,他看著弟子說:「重嗎?」當他們把它扔進森林裡之後,他再次問:「現在,還重嗎?」阿姜查就是如此地教導他的弟子在他們所說的一切或所做的一切中看見「法」。如此一來,他證實了「放下」的利益。

阿姜查的一位弟子正將錄音機的插頭拔出來,還沒有完全拔出時,不小心觸碰到插頭的鐵片。他被電擊了一下,立刻將插頭扔掉。阿姜查知道了,為了不要失去一個教導「法」的機會,他很快地說:「噢!你為什麼能夠如此輕易地放下它?是誰叫你放下的呢?」

有一段時間,來自寮國和高棉的難民湧入泰國,有很多慈善機構都來協助救難。因為這點,使得一些西方僧侶認為,當其他宗教機構正致力於減輕難民的困境時,佛教的僧侶卻坐在森林裡是不對的。因此,他們前去向阿薑 查表示他們的關切,以下就是阿薑 查的回答:「協助難民營是很好,而且我們人類的職責的確是要去互相協助的。但是,以我們的愚癡行為來引導他人,那只能算是治療。任何人都可以出去捐贈衣服和釘帳篷,可是,有多少人可以來森林裡打坐,來認識他們自己的心呢?只要我們仍不知該如何給人類的心『穿衣』和『喂食』一天,在這世界的某一個角落永遠會有難民的問題。」

阿姜查聽到他的一位弟子在誦心經,當他結束後,阿姜查說:「無空亦無菩薩。」他於是問:「那經從何來?」弟子回答:「據說是佛陀說的。」阿薑 查說:「可是沒有佛陀啊!」後來他說:「心經是在談甚深的智慧,超越一切的世俗。沒有了它們(世俗),我們哪還能教導他人呢?對事物而言,我們必須給它名字,不是嗎?」

要成為聖者,我們必須持續不斷地經歷變遷,直到只剩下身體存在。心完全改變,但身依然存在。熱、冷、痛、病跟以往一樣存在。可是,心已經改變,而今,它以真理的眼光,徹見生、老、病和死。

有人曾請阿姜查談一談開悟,以及他是否能描述他自己的領悟?再每個人都很急切地等待要聽他回答的情況下,他說:「覺悟並不難了解,只要拿一根香焦放入你的嘴中,如此一來,你就會知道它的味道了。你必須修行方能經驗覺悟,而且要不屈不撓。如果覺悟很容易的話,每個人都在做了。我八歲就開始進出寺院,出家也有四十多年了,但是你們竟想打坐個一、兩晚就證得涅盤!這可不是坐下來——『噓』的一聲就開悟了!知道吧!這種事是不能抓一個人來在你頭上吹一下,就使你開悟的。」

為了目的、為了回饋而做事,是世間的方法,可是,在佛法裡,我們不為任何收獲而做事。可是,如果我們什麼都不要的話,我們得到什麼呢?我們什麼也得不到!不論我們得到什麼,都只是苦的起因,所以我們練習不去得任何東西,只是讓心平靜下來,這就夠了。

有時,我在行禪時,天上落著微微的小雨,我會想放棄,到茅篷內避雨,但是,憶起昔日在稻田裡工作的那段時光:我的褲子通常從前一天濕到隔日,但黎明前又得起牀,再把它穿上,然後走到屋子下面,將水牛牽出牛欄。那裡面一片泥濘,我捉起牛繩,而牛繩通常都被牛糞給覆蓋著,然後水牛會擺動牠的尾巴,沾在上面的牛糞會濺得我一身都是,我的腳因患有香港腳,所以很痛。我會邊走邊想:「為何生命會如此痛苦?」而今,我在這兒經行,一點雨又算得了什麼呢?這樣的想法,使我在修行中激勵了我自己。

下載:阿姜查之“戒”

chai

你可能會有興趣

感恩護持《菩提資訊庫》 正法的傳承主頁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