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松身心,覺照煩惱

「身念處」是四念處中的第一個當為修行人去做觀察覺照的地方,也是一般而言整體念處法門的基礎。修行人如能在身念處上把一個「覺照」的修行個性養成,則整體的身、受、心、法上的覺照就能逐漸純熟深入,而達到解脫道令行者喜悅、輕安、自在的目的。故今天南傳佛教國家的修行人會如此偏重身念處的修行,是很可以讓人理解的。

0

因為身念處觀照的是修行人最容易察覺的身體,故它成為一個直接而實際的入手處,不會使初學者覺得空泛而不可捉摸。而當一個修行人由身念處入手而養成了純熟的修行個性後,整個四念處的體系又能很自然地引導修行人去做更進一步生命中其它層面的洞察(感受、心的整體及思想、觀念),而不會使修行只停留在一個層次及形式上。這一點的殊勝,在形式主義及神祕思想的修行盛行的今天,是尤其重要及可貴的。

身念處最重要的原則,就是要修行人養成一種隨時隨地了知自己身體上狀況的習慣,供養不斷地觀照覺知而逐漸克服自己生命中的種種貪憂,而使自己的身心越來越輕松安定,柔軟明澈。

「放松」是修四念處時最重要的態度,也是一種口訣。事實上學四念處最主要的就是要學會放松。能身心皆寬松自在的人,才和解脫道相應,也才能深入到四念處修行的核心。故修行人當在一切情形下皆試著保持身心的輕松,至少要使身體上沒有太多的緊張。

放松是一種能力,而且是一種可被訓練的能力。四念處之念力深厚的人,身體自然時時皆在輕松安定的狀態裡。

造成緊張的原因很多,通常均不外乎「貪」及人對自我的執著。當人的生命中有著對某種東西強烈的企求心的時候,身體上就會有一種緊張。而一個人若非常在乎自我的表現,也有可能會造成緊張。

0

身體上的緊張是和心理上的緊張是一體的,人往往會不自覺地受許多觀念影嚮而造成緊張。例如傳統道德觀念較重的人,碰到一些新與舊的文化沖突問題時,有人就會變得較緊張。對兩性關系較保守的人,講到一些和性有關的問題,也可能會變得較為緊張。而許多修習禪定的人都曾表示,當他們在打坐時,只要心裡一想到自己是否已進入禪定,馬上就會造成緊張而無法進入。

通常人只要有一點不安或執著,就一定會在身體上表示出來。只是我們一般人因為未修身念處,故對這一個事實了知得不夠敏銳。事實上人在生氣時會面紅耳赤且呼吸急促,已是由最初的一點點變化而逐漸演進到最後階段的現象了。一般人都要到這最後的階段才會察覺到身體起變化了,以佛法看來就稱為沒有念力或念力不深。身念處的修行是要修行人在自己身體有一點點變化時,就要敏銳地察覺到,並能因為察覺到而使自己的身心克服一切的貪憂煩惱,而不再受其推動奴役。故身念處處較深的人,不會臉紅脖子粗地大發脾氣,也不會有情緒上的大起大落。倒不是修行人要刻意地去壓抑甚麼,使自己沒有喜怒哀樂,而是因為對念力深的人而言,煩惱方起一絲就察覺到了,故不會任由貪瞋的力量在自己的身心上恣意肆虐而作用著。故與煩惱相應的「業風」雖然在吹,但與解脫相應如春陽一般的「念力」也一面在照。此時修行人雖也一樣地感受到喜怒哀樂等情緒,但其實際上的情形,和一般未修行的人在喜怒哀樂中夾雜著苦惱的情形,是有著很大不同的。沒有修行的人,身心原就有相當程度的煩惱,只要碰到一點的刺激,就會激起頗大的反應。就好像一個沒有包紮好的傷口,是非常「敏感」的,稍有一點和外界的接觸,就會異常疼痛。故凡是脾氣很大的人,或稍有一點不順心就不如意而不愉快的人,以佛法來看正是一個未修行、不和諧的心靈;同時也是一個人心的「無力」表現。

0

身念處修得好的人,身體有一個必然的現象,就是「柔軟」。通常人如果煩惱很重,身體的行動也會受到影嚮,就是佛典中所說的「粗重」。粗重的行動,不只是容易造成一些傷害(例如時常碰撞到他人或東西,或常被文件割傷手指),對情形比較厲害的人而言,粗重本身就是一種不輕安,同時也就是一種苦。例如有人呼吸的聲音很大,或一講話就很大聲,講得很累,汗流滿面,事實上以佛法看來,就是人未收斂身心而表現出煩惱粗重的現象。皆是該在身念處的修行中被覺照而超越的。

你可能會有興趣

感恩護持《菩提資訊庫》 正法的傳承主頁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