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殺玩樂小鳥,十八年中血債血還

在他十八歲左右時,由於感覺生活乏味,爲了尋找刺激,於是用數年的積蓄買了一枝獵槍,以射殺鳥類爲娛樂。

在兩三年間,他練就了一手好槍法,經常在田野間、樹叢邊,或到山里去伏擊鳥雀,往往一槍射去,在枝頭歡唱的小鳥,即應聲倒掛在枝頭上,鮮血往下一滴滴的染紅了枝葉,有時小鳥被射傷,撲翅竄逃,他就窮追不舍,追到了再補殺一槍,直弄到小鳥血羽糢糊或奄奄一息的倒在血泊中抽搐著死去爲止。

當時無知的他,一點也不覺得殘忍,而小鳥殺多了,不論他去哪里,不論手中有沒有拿著槍,小鳥一見到他就老遠飛逃,當時他還以自己身上帶有一股殺氣而沾沾自喜著。

後來殺多了,漸漸的感到良心不安,也聽到一些因果之類的故事,雖然不很相信,但心靈上畢竟有陰影存在,因此才開始停止殺戮鳥類的殘忍行爲,雖然如此,但他說,從此卻開始了爲期長達十八年的血債血還!

因爲在兩年後,他突然發覺長了五六個痔瘡,時常作痛,長痔瘡本是很平常的事,因此他就延請了一位高明的痔科醫生做治療,當時這位醫生的治療方法,是用一種腐蝕性很強的藥水,註射到痔核里去,將痔核一個個蝕掉,藥水里面含有份量很重的砒霜。

那知當醫生一針註射下去,不到五秒鐘,他就感覺心跳急促,呼吸困難,眼前發黑,原來醫生不慎將含砒霜的藥水,註射進痔內的靜脈血管了,後來經過急救,總算才從鬼門關撿回一條命,雖然命撿回來了,但後遺癥卻產生了,苦難的日子從此開始!

因爲腐蝕劑的作用,註射的針孔從此很難愈合,每當入廁時,痔瘡的血,就像小血柱般的噴射而出,長期下來,失血過多,弄得臉色慘白,四肢無力。

就在那時,邨中來了一位外鄉的郎中,據說用祖傳的秘方,專醫奇難痔病,家人朋友都勸他去試試,但他都堅持不肯,後來邨中有人患痔疾十多年,卻在不到十天的時間,就被這位外鄉郎中給治好了,接著邨中連續又有幾位痔病患者也都給治好了。

到這時,他終於經不起家人的請求和邨人的說服,只得抱著姑且一試的心理,請這位外鄉郎中到家里治療,這位郎中的治療方法很簡單,不註射、不結紮,只在痔核輕敷上祖傳的藥油據說只要七天即可無痛痊愈。

出乎意料的是,等這位郎中將藥油一敷上去,血就馬上流了出來,而且越流越多,將藥油都沖洗掉了,即使用了不少的止血藥,也一概無效,更出乎意料的,這無關痛癢的治療卻造成更嚴重的折磨與痛苦的開始。

經過了一整天,他的痛苦仍絲毫沒有減輕,痔部且繼續靡爛,鮮血不斷的流,他臉上流著淚和汗,頭發蓬亂,嘶吼哀哭著,兩手撕破了衣服,兩腳亂踢的蹬爛了被子,整個人像瘋子一樣。

後來,在不間斷的忍痛翻滾中,他意外發現,只要稍微提高臀部,將頭俯臥成倒吊姿勢,就可以減輕一些痛苦,於是,他要家人把三張厚棉被曡起,他爬到上面採取俯臥,將頭倒吊下來的姿勢,甚至吃飯睡覺也是採取這種姿勢進行,就這樣,倒吊著不知過了多少日夜。

有一天,在倒吊的姿勢中,他偶然看到流出來的鮮血染成一片,一滴滴的在被子上凝固成一條條的血流,這幅情景深深的觸動著他,他突然醒悟到,原來自己倒吊的姿勢,不就正像小鳥被射殺後,倒掛在樹枝上的糢樣嗎?而被子上血流斑斑滴滴,不就像小鳥的鮮血,在樹枝葉子上染紅一片的情景嗎?

他回想起以前射殺小鳥時的種種殘忍情形,再對照這半年來所受的種種痛苦,發覺自己的遭遇,不就正是一幕幕活生生的因果報應和血債血還的現世報嗎?

從此後,他深深覺悟了,不再怨嘆自己所遭受的,也不再怨恨那幾個將他醫壞的醫生,還非常感激他們,使他有將血債早日還清的機會,在人生觀徹底改變後,他常常懺悔到流淚痛哭,並下決心要用餘生廣做善事,來彌補前愆,將功贖罪。

說也奇怪,自從他懺悔發心後,原來嚴重的痔疾痛苦,就漸漸減輕了,流血也漸漸的減少,次數逐漸減爲兩三天一次,以至一星期一次,約半年後,身體複原到已經可以下牀行走了,他因此更把握每一個可以積德行善的機會,後來痔血終於漸漸減至一兩個月一次,以至完全停止。

說來,這個人也算是幸運和有善根的了,因爲他發病得早,使他幸運的能以年輕的體力來承受,也因爲他的善根,使他得以提早覺悟,能夠以平靜、甘願、寬容的心情,來看待自己所承受和將要承受的痛苦,更難得的是,他以深切懺悔的眼淚,和把握每一個可以行善的機會,來洗刷自己曾造下的血債。

不然,到老年或來世時,這筆血債,不知將要如何還起呢!

你可能會有興趣

感恩護持《菩提資訊庫》 正法的傳承主頁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