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康永:留白很重要

對我爸爸這樣的老派上海人來說,為了節省時間而發明的電動洗牌麻將桌,大概也會被認為是「本末倒置」的錯誤發明。因為每打一把牌,中間搓洗麻將牌的時間,正好用來稍微「談一點正事」。其實那一點點洗牌的時間,也只夠隨口探問一下對方對某件事的態度或進度,但這對我爸爸他們來說,似乎已經很夠了,大概等四圈麻將的休息時間,或者晚飯前後再確認一下,事情就原則上講定了。

所以,對我爸爸來說,打牌的輸贏不重要,打牌的空當,輸贏反而更大些。
談話、談天,其實也是一樣,空當是很重要的。沒有留下空當的說話者,連續講三分鐘就讓聽的人頭痛死了,太陽穴會像槍戰電影裡被機關槍狂射的死屍不停地原地彈跳。

你看電視上布道或傳教的男女法師教主們,講話都很抑揚頓挫,同時也都慢吞吞的。這些人說話,都會不時地留下一些空當。當他們提到媽媽養育小孩的辛苦時,一定會停頓一下,因為要讓你有空當回想一下自己的媽媽;然後你會感覺像在跟他們聊天一樣,自己就在心裡默默點著頭,默默說著「是啊……是啊……」

韓劇、日劇裡面,做出動人愛情告白的男女主角們,話都是說得斷斷續續、欲言又止的,才更顯得柔腸百轉、柳暗花明。你隨便把他們任何一位的深情表白變成三倍速快轉,立刻全部變成卡通人,韻味完全消失。

「喋喋不休」和「口才好」,完全是兩件事。跟一個寡言的人共處一小時,是會很沉悶;但跟一個喋喋不休的人共處十分鐘,你有時都會想掐死對方了。說話像機關槍而且很得意的人,也許可以試著改用比較古老的兵器:拉弓→放箭,拉弓→放箭。留一點空當,讓聽的人消化,只要你的話值得一聽,不用擔心,對方一樣會見識到你的威力的。

你可能會有興趣

感恩護持《菩提資訊庫》 正法的傳承主頁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