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附身,腹疼難當」,至誠心念彌陀聖號,身體安然無恙

原題為「腹疼難當,姥姥附身」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這兩句話確實不錯,本月初五,臺東陳非林居士突然降臨臺中蓮社,比前福相莊嚴,使我乍見之下,認不得了。我還請教他貴姓大名,他說:「陳非林」,我即喜出望外地對他說:「我在上月菩提樹刊寫出令姪與尊夫人的奇異感應,可是忘掉了他二人名字,真是抱歉之至!」非林居士就說: 「我姪兒名陳慶輝,我內人姓唐名景和,我這次是糖廠退休,慰勞我來西部游玩,今天是順便來拜訪的。」屈指一算別來八年,也許是志同道和,無非論道談心,他自慶幸遇不可思議的佛法,不可思議的感應,他又說了幾年感應的事,且舉其中一條,以饗讀者。

陳非林居士原籍是彰化溪湖人,早在日據時代就遠渡重洋,前往東北哈爾濱、松花江地方,就職於郵政局,在廿八歲那年就與當地女子唐景和結婚,次年產一千金取名月香,外婆一家亦甚喜愛;月香可說是一幸運兒,剛出世,就是抗戰勝利,臺灣光復,歸還祖國的版圖。非林居士就攜妻女歸還故鄉,就職糖廠。

到了五年前,有一天,陳太太忽然間腹疼難當,陳居士說:「自結婚以來,未曾見過他那樣的痛苦,即請了幾位中醫和西醫打針服藥,用種種治療都不見效。」

一家人正在束手無策之時,陳太太忽然從病榻上爬起來,好像沒有病似的,坐到椅上說話了,她用東北口音的國語說:「趕快去叫月香孫女來,我要看看他,因為離開十八年了,我很想念她,趕快去叫!」這時月香已經出嫁,幸住在附近,一叫就來,走到媽媽面前就叫:「媽媽,你叫我做什麼?」她媽媽開口就說:「我不是你媽媽,我是你姥姥,十八年不見你了,很想看你。」月香就問:「姥姥,您用過飯嗎?」「我吃過了」。月香再問:「姥姥我給您供一座牌位好不好?」陳太太又答:「不要!不要!」陳非林居士見狀,知是岳母附身,就向她開示佛法說:「姥姥!您既經墮落鬼道,一定極苦無比,你必須要念阿彌陀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才能離苦得樂,我教您念,你要隨我念。雙手合掌,念:「南無阿彌陀佛……」

陳居士說,他當時合掌用志誠心念,念不到二十句的萬德洪名,彌陀聖號,陳太太便清醒過來,身體亦安然無恙,依然用臺語說話,問大家:「你們這麼多人圍在這裡做什麼?」陳居士就問他:「剛才你媽媽來說甚麼你知道嗎?」陳太太說一點也不知道。陳居士再問他:你剛才肚子痛得那樣利害,現在怎樣呢?」陳太太竟說:「我沒有肚子痛啊!」據說自那一天起,到現在,陳太太及一家人平安無事,享盡佛化家庭的天倫之樂。

(附註)陳非林居士說:「姥姥」二字是東北諸省的話,即臺語的「阿媽」,其他各地也有叫奶奶或是外婆的。

——《念佛感應見聞記》·林看治老居士著

你可能會有興趣

感恩護持《菩提資訊庫》 正法的傳承主頁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