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聽說抽煙也可以是靜心。。。

導語:當你聽到靜心時,眼前是否會浮現打坐的畫面?其實,靜心的方式太多太多,打坐不過是其中的一種。真正的靜心是解除生命的「自動化」,從舊有的習性中解脫出來。所有的方式都只為到達一個核心,當你明白,抽煙也可以是一種靜心·····

chanxiu

有一個人來到我這裡,他已經遭受「不斷吸煙”的痛苦有三十年,已經生病。醫生說:「如果你不停止抽煙,你將無法恢複健康。」

但他是一個老煙槍,控制不住自己。他曾經嘗試戒煙,他不僅嘗試過,而且還很努力嘗試。他在嘗試中受了很多苦,但是只維持了一兩天,然後就會再抽。他簡直身不由己地掉進舊有的糢式中。

由於抽煙這件事,使他幾乎喪失了所有的自信。他覺得自己連這件小事都做不好,是世界上最沒有價值的人,他變得不尊敬他自己。

他來到我這裡說:「我要怎麼辦?我要怎樣才能夠停止抽煙?」

我說:「沒有人能夠停止抽煙。你必須了解,現在抽煙已經不是你要不要決定的問題,它已經進入你的習慣的世界,它已經生根了。三十年是一段很長的時間,它已經在你的身體裡,在你的細胞裡生了根,它已經散播到你的全身。問題並非只是在於你頭腦的決定,你的頭腦無法做任何事,頭腦是無能的,它可以開始一件事,但是它無法很容易地停止他們。一旦你已經開始,一旦你已經做了一段很長的時間,那麼,你已經成為一個偉大的瑜伽行者(諷刺語)——已經抽煙三十年!它已經變成自動化了,你將必須解除這個自動化。

chanxiu2

他問:「你所說的『解除自動化』是甚麼意思?」

靜心就是要「解除自動化」

我說:「你只要做一件事:忘掉說你想停止抽煙,那是不需要的。你已經抽煙抽了三十年,當然那是一種受苦。但是既然那麼久了,你也已經習慣了,如果你因此而少活幾個小時,那有甚麼關系呢?你在這裡要做甚麼,你已經做了甚麼?所以,要點在哪裡?不論你是死在星期一、星期二、或者星期六,不論你死在今年或明年、後年,那有甚麼關系?」

他說:「是的,的確如此,我甚麼時候死,都沒有關系。」然後我說;「忘掉它,我們根本不要去停止它,我們寧可去了解它,所以,下一次,你使它變成一種靜心。」

他說:「以抽煙來靜心?」我說:「是的,如果禪宗能夠使喝茶變成一種靜心,而且使他變成一種儀式,那麼抽煙為甚麼不可以?抽煙同樣可以像靜心一樣的美。」

他顯得很興奮,他說:「你在說甚麼?「他的神態突然變得鮮活!他說:「靜心?趕快告訴我,我等不及了。」

於是我把靜心教給他。

我說:「做一件事:當你將香煙從你的口袋拿出來的時候,要很慢地移動,享受它,不要匆忙,要有意識,警覺,覺知,帶著完全的覺知,慢慢地將它拿出來。然後帶著完全的覺知,慢慢地把煙從香煙盒裡掏出來。不要按照以前很匆忙的、無意識的、機械的方式。然後開始在香煙盒上輕輕地敲香煙,要非常警覺,註意聽那個聲音,就好像當茶開始沸騰,茶壺開始唱歌時,禪宗的人很註意地在聽一樣····然後聞那個香煙,感受它的美·····」

他說:「你在說甚麼?那個美?」我說:「是的,它很美,香煙跟其他任何東西一樣神聖,聞它,那是神聖的氣味。」

他看起來有點驚訝,他說:「甚麼!你在開玩笑嗎?」我說:「不,我沒有在開玩笑。」

c3

即使當我在開玩笑的時候,我也非常嚴肅。

「然後帶著完全的覺知,將香煙放進你的口中,帶著完全的覺知點燃它,享受每一個動作、每一個很小的動作。盡可能將它分解成很很多小的動作,好讓你能夠變得更加覺知。

「然後開始抽第一口煙,讓煙深深充滿你的口腔,體會那種滋味。然後將煙吐出來,放松,再深吸另外一口,非常緩慢地進行。

如果你能夠這樣做,你將會感到很驚訝,你很快就會看到它的整個愚蠢——並不是因為別人說他愚蠢,也並不是因為別人說它不好,你將會自己透視它,那個透視並非只是理智上的,而是來自你整個人的,它將會是你整體存在的一個洞見。然後有一天,如果它被拋棄,那麼它就被拋棄了;如果它還在繼續,那麼就讓它繼續,你不需要擔心它。」

三個月之後,他來對我說:「它已經被拋棄了!」

我說:「現在同樣的方式來嘗試其他的事情。」

靜心的奧祕:保持覺觀就是靜心

當你在走路的時候,慢慢地走,很留意地走;當你在看的時候,註意地看。你將會發現樹木比以前更綠,花草比以前更有香味。聽!有人正在講話,正在聊天,聽!註意地聽。當你在說話,註意地說,讓你整個的活動變成解除自動化的、有覺知的活動。這就是覺觀的練習,這就是真正的靜心。

你可能會有興趣

感恩護持《菩提資訊庫》 正法的傳承主頁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