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南傳佛教大師》第十三章 烏巴慶 U BA KHIN

簡介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陀!
一九九七年四月十五日 菩薩戒優婆塞 楊鬱文
謹識於阿含學園
譯序 新雨編譯群

《當代南傳佛教大師》 (Living Buddhist Masters) 是作者於1967年至1972年間在東南亞修學上座部佛教所整理出來的,出書於1977年。本書介紹東南亞上座部佛教概況及12位禪脩大師。

閱讀本書,方法有很多種。飽學多聞的人可快速流覽,以滿足好奇心。或者你也可以空心閱讀,讓清淨的法水穿透你整個心靈。在洗滌的過程中,也許一種修行法,一句妙語,一幅道場情景,或者一分直指人心的智能會吸引你佇足神往,成為你執取的對象。這時,經由寂靜的內觀,你會看到為什麼會出現那樣特別的念頭。等你已吸取所需,那些妄念自然脫落,隨著滾滾生滅的瀑流往下漂浮,離你而去,直到永遠永遠。

筆者者更引用作者金言,與作者、編者、譯者一同發願,願讀者們:
一、希望經由本書傳達的法,有益處、有功德,幫助眾生離苦!
二、願所有眾生快樂!
三、願所有眾生從迷惑中解放出來!
四、願所有眾生勤奮、努力於解救自己。

第十三章 烏巴慶 U BA KHIN

毗婆舍那的最初目標是啓發自身內的「活化無常」──完全經驗到真正無常,即身心連續體很快融化,像「掉落在湖面的雨水」,在那時,心靈產生淨化力──或感受內在自我的無常,最終希望能達到內、外寧靜和平衡的狀態,個人全神貫註於身內無常時,即可達成此一目標。

烏巴慶(U Ba Khin 1899~1971)是位在家禪修大師,是我們這個時代最特殊人物之一。他約在四十歲仍任公職時,開始學禪修。他在著名的緬甸在家宗師帖特(Saya Thet Gyi 1873~1945。譯按:他曾在雷 迪法師〔Ledi Say^adaw〕座下修學七年)的指導下,廣泛學習,精熟多種專註禪修,並發明一種最有效的 技巧,來修毗婆舍那的內觀禪修。這方法系洞察色法和心法,集中註意感受浮現的變化。

烏巴慶是個有名、威力特強的人,他的生活方式就是這種內在力量的象徵。英國退出緬甸後,他成為 審計長,是內閣級的官員,同時在仰光成立「國際禪修中心」(International Meditation Centre。譯按:一九 五二年成立),從事教學。事實上,他從公職退休後,不僅發展禪修中心,廣泛教導禪修方法,同時是緬 甸政府四個部門的負責人。

烏巴慶在俗世生活中,做為一家之主和高級公務人員的積極參與態度,很明顯地註入他的教學系統和 風格。他較喜歡利用直接、密集的方法,強調實用性,而不祇求方法理論的了解。他的教導主要基於自己 的經驗,而他用於說明他所知曉的術語,對大部分佛教徒的佛學理解,或現代科學準確性而言,似乎不精 確。這是因為他對任何法義的理論架構並無興趣。而祇是嘗試對自己的經驗,予以充分的解釋,以作為教 授禪修的基礎。他認為佛教是去實踐,而非空談。

雖曾有一段時間,很多西方人士在「國際禪修中心」學習,但由於簽證限制之故,過去十年來,來訪 的西方人士不多。中心內有廳堂和供來訪學禪者使用的房間,以及一間講授教學、禪修要領的中央靜坐廟 塔。烏巴慶雖已於多年前過世,但他有很多具教導資格的門徒,在中心就有一位賽耶瑪(Saiyama)女居 士(譯按:今在英國教學),負責講授,而來仰光的西方人士,仍備受禮待,且祇要時間許可,都被細心 教導。這裡的講授是密集式的,雖然烏巴慶教授很多不同的專註禪修法,現在呼吸專註法是最常配合他的 內觀來練習。

這種特殊方法,系在經历一段專註練習後,有系統的將註意力移到身體上,進而意識到身體內的肉體感受。行者在觀察這些肉體感受時,培養對無常的警覺,即無常特徵。用烏巴慶的話說,當無常活躍時, 在我們稱為人類的身心連續物上,發生雜念淨化的過程。這淨化的媒介物或糢式,烏巴慶稱為「涅盤元素」(nibbana dhatu)。這涅盤元素的本質難以說明,因為它既不是理論,甚或不是概念。事實上,它是種經驗。 當人對無常的真實狀態觀察愈深時,會愈來愈深入真實的本質,而產生一種不同糢式,不同元素,這元素 在存在的最基本處接觸雜念,進而從根去除雜念。這祇是將過程予以粗略的概念化,而烏巴慶深知這是難 以解釋的,僅能經驗。他自己對此的說明也是譬喻式的:

學生具有察覺無常、苦、和無我的意識時,會在內在培養我們所稱「涅盤元素」的光明火花,這涅盤 元素會去除造成肉體及精神疾病起源的所有雜念和毒素。而這些雜念和毒素是所作惡業的結果。就像燃油 點火燃燒一樣,內在負面力量(雜念或毒素),經由學生在禪修過程中,以無常的覺知所產生的涅盤元素 來去除。這裡有一點要註意,當一個人培養出來的涅盤元素,沖擊自身內在的雜念和毒素時,會產生某些 劇變,必須要能忍受。這劇變會增強身內原子輻射、摩擦、振動等的靈敏度。

這強度增長得非常之多,以致於人會感覺到,好象他的身體就像電和苦團。

了解五蘊的生滅是佛教禪修的要旨。祇有真正了解無常而培養出涅盤元素時,涅盤元素對內在雜念的 沖擊,方能產生燃燒的感覺,這感覺無論如何,不應持久。

這時,才能了解涅盤元素,是覺悟無常所產生的一種力量,而覺悟無常是真正的無常禪修經驗。這是 淨化過程,會引導行者在自身內在體驗涅盤寧靜。這是烏巴慶的教學心要。

對西方行者而言,烏巴慶教師團有幾個很好的老師。在印度,葛印卡(Goenka),是位師承烏巴慶風 格、威力強大的老師,已有連續五年(譯按:本書一九七七年寫作前五年),主持十天密集禪修課程,用內觀禪修的西方人,已有數千人。

在美洲,羅伯特·哈維(Robert Hover)和露絲·鄧尼森(Ruth Dennison),近來旅游各地為有興趣的 學生舉辦密集禪修課程。這種方法,就像其它密集課程一樣,可以引導認真的學生在短期內,深入洞察真 理。當然,學生必須繼續將洞察真理,融入日常生活。

佛法實踐精要 /烏巴慶 著

雖然有人在戰場上徵服千人千次,但能徵服自己的人,才是最偉大的戰士。

《經法句經》(譯按:第一○三偈)

佛學基本概念

根據字典上意義,佛教不是個宗教,因為它不像其它所有宗教,有一中心的上帝。嚴格說來,佛教是 結合身體和心靈道德規範的一套哲學體系。它的目的在於滅絕痛苦和死亡。

佛陀第一次說法的四聖諦,奠定本哲學體系。事實上,前三個聖諦闡明佛陀的哲學,而第四個聖諦(八正道,是道德兼哲學的一套規範)則作為達成目的的方法。這第一次說法,系對憍陳如(Ko&n&da^n^na)領導的五苦行者,他們是佛陀早期求道的同修。憍陳如是佛陀第一個完全證悟的弟子。

現在我們談到四聖諦,它們是:

一、苦諦 二、集諦:苦之生起或苦之根源 三、滅諦:苦之止息 四、道諦:導致苦之止息的途徑要完全了解佛陀哲學的基本概念,需要明白苦諦。為了說明苦諦,佛陀從兩個不同的角度來探討這問題。

首先,利用推論過程。佛陀讓弟子了解,人生是苦難,人生是痛苦的,生是痛苦,老是痛苦,病是痛 苦,死是痛苦。然而,人類感官影嚮是如此強烈,以致我們易於忘了自己,忘了我們所必須付出的代價。 稍想一下,胎兒如何維持生命,胎兒從出生一刻起,必須如何奮鬥生存,他必須如何準備面對人生,而且 作為人類,他必須奮鬥到最後一口氣為止。人生真是痛苦,人愈執著自我,就愈痛苦。事實上,人必須經 历的痛苦,都被喜愛的短暫的感官享受所壓抑,而這感官享樂僅似黑暗中偶然的聚光。但是人因這迷惑而 遠離真理,所以一定要奮力自救,從人生、痛苦和死亡的輪回中解放出來。

其次,佛陀讓弟子知道,人是由極微(Kal^apa,次原子單位)組成,各極微在生成同時,也開始死亡。 每個極微是由下列自然元素形成的一團物質:一、延展(地),二、內聚(水),三、輻射(熱和冷),四、 動(風),五、顏色,六、香,七、味,八、營養素。

存在這宇宙的每個東西,無論是有生命或無生命,都是由極微所組成。這極微在生成的同時,開始死 亡。各極微系由這八個基本元素組成的一團物質。前四者為物質本質,是極微的主要部分;而其它四者僅 是依附前四者產生的附屬物。極微是物質界最小的顆粒,今日它仍超出科學範疇。祇有在八個自然元素聚 合時,方能形成極微的存在。換言之,這八個自然元素活動情形共同存在的那一剎那,而僅在那剎那,產生一團物質。這極微的尺寸,是灰塵顆粒的數十萬分之一。極微的壽命祇有瞬間之久,而眨眼之際即有十 兆個瞬間。這些極微都在不斷地變遷中。對一個毗婆舍那學習有成的學生而言,他可感覺這些極微,宛如 一股能源。人類肉體並非如其外觀是一個固定的實體,而是與生命力共存的連續狀態的綜合物體。

為了使我的說明,讓當代人容易了解,我借重伊沙克·亞西莫夫(Isaac Asimov)所著《原子的內在》

(Inside the Atom)一書中有關「原子內容」(AtomicContents)的論述,他敘述有關生物肉體各部位,隨時持續發生的化學反應。這應足以說明所有東西,無論其如何不同,都是由所謂原子組成的。這些原子經 科學證實,是處於生成、分裂或改變的狀態中。因此,我們應接受佛陀的觀念:所有複合物都會改變、衰 變或無常。

不過,佛陀在闡述這無常理論時,論及形成物體的情形,佛陀所知物體,比今日科學發現的原子更細小。

對不用心觀察的人而言,一塊鐵是不動的。科學家知道,它是由持續變遷的電子所組成。假如對這塊 鐵是這樣,那對生物,如人類,則是甚麼情形呢?人類肉體內在發生的改變,一定是更激烈。人是否感受 到自身內在搖撼的振動呢?知道所有事物是在變遷中的科學家,可曾感受到自己肉體祇不過是能源和振動 而已?而內省看到自己肉體祇是能源和振動的人,其心理態度反應又如何呢?要解渴,人可以容易從一個 邨莊的井中,取一杯水喝下。假設人的雙眼如顯微鏡般的威力強大,人確定會猶豫去喝這杯水,因為他會 看到水中放大的細菌。所以相同情形,當人了解自身內在不斷的改變(無常)時,他一定會因敏銳感官感 受身內原子輻射、振動和摩擦,而了解苦諦。事實上,人生是苦的,不管是內在最終本質或外觀。

當我說佛陀教導「人生是苦」時,請不要認為,果真如此的話,就不值得生存,而跑開並且以為佛教 的痛苦觀念令人驚駭,讓人沒有機會過合理的快樂生活。那麼,快樂是甚麼?世間人們會因科學家在物質 範疇的成就而快樂嗎?他們或許有時會發現欲樂,但內心裡,他們不會因已發生、正發生、將發生的事情 而快樂。為甚麼?這是因為即使人已經徵服物質世界,仍不能徵服自己的心。

肉體產生的快感,一點也比不上經由佛教禪修獲得的內心寧靜的喜悅。肉體快感產生之前與之後,都是煩惱和痛苦,就像抓腫疹,而禪修喜悅則免除這些煩惱或痛苦。從感官世界來了解禪修是怎樣的喜悅是 很難的。不過,我知道你可以享有嘗試一下這種喜悅,方便比較。所以,沒有理由認為佛教教導痛苦的經 驗,令人感到悲慘、不幸。請相信我,禪修讓你脫離凡俗生活,就像清澈水塘中的蓮花,不受惡劣環境的 影嚮。它給你內在寧靜,不僅滿足你逐漸超越每日生活中的麻煩,且慢慢確定地脫離生、苦、死的限制。

那麼,苦的源頭在哪裡呢?佛陀說,它來自渴望。一旦欲望種籽播下,它長成貪婪,且倍數成長為渴 望或貪欲,不是追求權力,就是追求物質收益。深植欲望種籽的人,成為渴望的奴役,自然被驅使成身心 交瘁,祇為追趕這些渴望,直到有所成果。最後的結果,必定是邪惡心靈力量的累積,而這是由他原有欲 望和忿怒激發的行為、言語、和觀念所產生的。

於是,在時間之流中,反應在每個人身上的是行為的精神力量。這些力量即是讓身心持續運作的內在 苦源。

祇有證果聖人阿羅漢可以完全了解苦諦。一旦了解苦諦,苦因會自動毀滅,人即可停止痛苦或疾病。 依據佛陀制定的禪修過程去了解苦諦是了解佛陀教義最重要的事情。

那麼,甚麼是滅苦之道呢?那就是佛陀第一次說法開示的八正道。這八正道分為三學,就是戒、定、慧。

戒:三條正道:一、正語。二、正業。三、正命。 正語的意思是言語必是真實、有益、不粗鄙、不含敵意。 正業系指基本道德,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和不酗酒。 正命就是不從事於增加他人痛苦的職業,例如販奴、制造武器,或走私毒品。

這些通常代表佛陀首次說法最初宣示的道德律。不過,在此之後,佛陀將它擴大,對僧侶和在家弟子 分訂戒律。

我不需用為僧侶制定的戒律來困擾你們。我祇讓你們知道佛教在家弟子的道德律。這道德律叫做五戒,是:

  • 一、不殺生。生命是萬物最珍貴的東西,佛陀在規定此戒時,他的悲憫擴及萬物。
  • 二、不偷盜。這是克制對財富不當的欲念。
  • 三、不邪淫。性欲蟄伏在人心中。幾乎所有人都難以抗拒它。所以,佛陀禁止非法縱欲。
  • 四、不妄語。這是為了能透過言語而成就真理。
  • 五、不飲酒。飲酒讓人失去證道必要的心智平衡和推理能力。

所以這五戒是要節制行為和言語,以及作為心靈專註和平靜的基礎。

凡是要從事佛教禪修訓練的人,必須沿著八正道而行。首先,學生必須承諾遵守五戒,以維持最起碼 的道德標準。我相信這五戒並不傷害任何宗教信仰。

禪修

我們現在談到佛教精神範疇,即正確的禪修。八正道的第二階段包括:

  • 一、正勤
  • 二、正念
  • 三、正定

正勤當然是正念的先決條件。除非他立志堅定,努力縮小飄浮不定的心思,否則難以期盼能保有正念, 並以正定將心智帶入專註於一境的沈思和平靜的狀態。至此,心智沒有五蓋,純淨、寧靜、內外皆光明。 在這種狀態下的心智,有力、明亮。它經历心靈反照的光明,其程度不同,如同星星與太陽之差別。簡單 的說,在完全黑暗的心眼中,所反射的光,即是心靈的純淨、寧靜與平和。

印度教徒追求它。從光明到空虛,再回到光明,是真正的婆羅門教法。在《新約·馬太福音》中,說到「充滿光的身體」。我們也知道,羅馬天主教神父定期靜坐,為求這神奇的光。神聖的《可蘭經》也突 顯聖光證明的重要。

這心靈反照的光表示內在心靈的純淨,而心靈的純淨是宗教生活的本質,不管是佛教徒、印度教徒、 天主教徒,或回教徒。事實上,心靈的純淨是所有宗教最大的共同點。唯愛是人類團結的方法,是至高無 上的,除非心靈超越純淨,愛方能如此至高。平衡的心是平衡別人心靈不平衡的要件。「就像造箭者拉直 他的箭調伏妄念,智者理平掉舉不安,是難以保衞、難以抵擋的思緒。」(譯按:請參考《法句經》,第三 十三偈)佛陀如是說。心靈訓練和身體訓練是一樣需要的。那麼,為何不訓練心靈,讓它純潔、強壯,如此你可享有禪修的安靜,「內在禪定的喜悅」。

當內在平靜開始充滿心靈時,你會確切在真理的知識上有所進展。我們的經驗是,在適當的指導下, 這心靈內在的平靜和純淨含光,每人都可獲得,而無關他們的宗教或信仰,假使他們有真誠目的,準備在 嘗試期間服從指導的話。

關於這點,宗教導師祇是個引導者(註:烏巴慶認為老師的角色,在學生進展中最為重要。他寫到: 「沒有老師的幫助,學生無法達到純淨心靈的程度。」他視自己祇是個引導者。但就像曾橫越崎嶇地勢的 旅人,他有力量排除某些障礙,因此加快學生洞察力的進展。這就是他常使用「合格」一詞來描述老師的 意義所在)。然而,專註力量增進至完美的成功,全賴學生的正勤、正念。達到初禪或近分定,祇是要進 展到更高成就之前的一個成果。

當學生持續練習,能完全控制自己心靈時,他可進入專註狀態,並逐漸自我發展而得到一些成就,且帶給他超凡的力量。不過,這種在世俗界帶來超凡力量的練習,佛陀並不鼓勵。佛陀發展專註的唯一目的 是要擁有證道必要的心靈純淨和力量。

佛教中有四十種專註方法,其中最著名的是安那般那念(出入息念),那是諸佛遵循的方法,專註於 呼吸。在「國際禪修中心」的學生,我們會敦促他將註意力集中於鼻底上唇處,調和呼吸進出的動作,靜觀吸入呼出,以協助學生培養專註力,達到心專註於一境。不管生命的起源,是佛教所說的來自個人行為的精神力量(行蘊),還是天主教揭示的發始於上帝,生命象徵都是一樣的。它是潛在於人身體的節奏、 悸動,或振動。事實上,呼吸是生命象徵的一種表現。註意呼吸的安那般那念靜坐法為禪修中心所採取。 它很大的優點是呼吸不僅自然的,而且要集中註意於它,排除所有的雜念,隨時都可利用它。人祇要堅定 努力集中意志,就可首先縮小思緒範圍到鼻子周遭,然後在上唇上一點,祇接觸到呼吸的熱氣,呼吸也變 得愈來愈短。沒有理由說,一位用功靜坐的學生,在幾天訓練中,不能夠獲得穩固的心專註於一境上。努 力方向正確時,總是有靜坐進步的指針,這種指針是以視覺象徵外表方式,用一些黑白東西的形式來對照。 首先,看到的形狀是雲或棉花,有時是白色東西的形狀,例如嬸、蛛絲、花或碟子。可是當註意力愈來愈 集中時,他們呈現像閃電、光點、小星星、月亮,或太陽。假如在靜坐中出現這些指針(當然,這時是閉 目的),那麼就可認定專註已然建立。此時,最重要的是,學生在短暫放松之後,嘗試盡快返回有各類如 「光」指針的專註狀態。

「專註力弱的學生,在練習中不能有好的進展,就像一個人騎著野馬旅行,沒有能力控制韁繩一樣。 所以我提醒你,不要被心主宰,要用革命精神來馴服它,利用它。」你能做到這樣時,你已預備好,可轉 換到毗婆舍那,以洞察最終真理,享受涅盤平靜。假如能將註意力集中於鼻底某點,而有小光點停止不動 某些時間,這是比較好的,因為此時,已達到所謂的近分定。

「心本純淨」,佛陀說到:「然而,因吸收不淨之物,而受污染。」同樣地,就像鹽水可以蒸餾成純水 一樣,觀呼吸的學生最後也可除去心中的雜物,使心到達純淨的狀態。這就是植基於善的專註練習所產生的力量。

我現在要開始談到佛教的哲學內涵,即八正道的第三階段,慧或內觀。

慧的兩個部分是:

  • 一、正見
  • 二、正思惟

求真理的正思惟,是佛教的目的和目標,而正見則是對內外心靈和物質的分析研究,以臻正覺真理。 心之所以如此稱呼,是因為它傾向覺受;色蘊體之所以如此稱呼,是因為它持續變化。英文中這些名稱很 接近,可是意義不正確。嚴格來講,心一詞用於下列:

  • 一、意識(VlNNANA)
  • 二、感受(VEDANA)
  • 三、想念(SANNA)
  • 四、意志力和精神性質(行,sankhara)

這四者,加上物質狀態的色蘊,組成了我們所謂的五蘊。佛陀將所有精神和物質存在現象,簡括為五 蘊,事實上,這存在現象是心理和物質共同存在的連續體,祇是被一般大眾誤解為身見或自我。

在正見時,學生進展至此,已培養出強而有力的專註能力,將註意力集中於他的自身內。藉由內省禪 法,首先分析研究物質的本質,接著是心和精神狀態。他感覺,有時也看到極微的真實狀態。他開始了解, 物質和心一直在改變──無常和短暫。隨著他的專註力的增加,內在力量本質愈來愈清晰。他不能再否認 這五蘊是苦的。他渴求一種超脫痛苦的狀態。透過不斷的練習,他最後可以解脫痛苦的束縛,從世俗進入 超世俗狀態,達到涅盤。此時,他解脫了:一、我見。二、疑。三、對戒規和儀式的執著。更進一步的練 習就可以進入解脫的第二階段──慧的層次,其中感官渴求和瞋恚將會減少,藉由持續的練習,行者就沒 有任何欲望或瞋恚。最後他體驗了完全解脫的阿羅漢境界,這也是最終目標。每個經驗涅盤的人,他可以 隨心所欲,多次重複這種經驗,進入證果的階段,並沉浴在涅盤寧靜。

這藉由涅盤體驗的內在寧靜是無與倫比的,因為它是出世間的。相較於此寧靜,我曾提到的禪定或內 在寧靜,就微不足道了。涅盤的內在寧靜,帶領個人超越所有存在的層面,而禪定的內在寧靜仍會使人停 留在這些存在層面。

智能的培養和洞悉存在真義和涅盤的內觀,端賴直接的禪修練習。在我們的中心,當學生在練習出入 息禪修幾天後,已經達到某程度的專註(最好到達近分定)時,訓練課程更改為毗婆舍那或內觀。這需要 利用已經修得的強大的專註透視力,並且要檢查個人的一切內在傾向。學生被教導去感受自身有機體正在 進行的過程,在這過程中,學生可經历會發生在所有人類身上的反應。當學生全神貫註於這種自然結果的 感覺,他生理、心理上自然會了解到,他的生理身體最終祇是一團會改變的物質。這是佛教無常的根本概 念──改變的本質,會發生在宇宙中任何東西上,不管它有生命或無生命。他也可以因此推論出,苦或不 幸與生命合一。這是真實的,因為一個生命的構造,是由極微組成,而這所有原子是在持續燃燒的狀態。 最後他可以了解無我的概念。你叫呈現在你面前的物質為「物質」,事實上,沒有這種不變的物質。隨著 禪修的進展,學生自會了解,沒有所謂的「自我」,也沒有這樣東西做為生命的中心。最後,他會革除內 在的自我中心論──在心理和身體兩方面。那時他因禪修而呈現新的外觀,驗證了一個事實,任何發生在 宇宙的事情,都遵守因果律。他利用慧眼,知道個別的自我,本質上是虛幻的。

了解無常

現在,讓我詳述我們練習的精髓。在我們中心修習內觀時,我們特別強調無常真理。假如你真正了解 無常,你會知道苦和無我的真理,因為它們三者是一起呈現的。

那麼,無常就是經由練習,必須體驗了解的第一個真諦。僅閱讀有關佛教書籍,並不足於了解真正的無常,因為沒有體驗這部分。僅有透過體驗,了解人內在不斷變化的過程就是無常的本質,這樣才能了解 佛陀要大眾了解的真義。

要了解無常,人必須嚴格、勤奮地依循八正道而行。在這點,我要說明,任何一個行為、言語或思惟 的動作,都留下行動的力量,即業力,並依據這行動是善或惡,而變為個人存款或負債,這個不可見的東 西我們稱為「行」(sa%nkh^ara)或行為力量,是心理的產物,每個動作都和它有關連。它沒有外延元素。 整個宇宙充滿著所有生物的行為力量。我們相信,依歸納理論,生命的起源就是這種行為力量,即個人在 持續吸收自身行為的力量的同時,也利用行為、言語、思惟來釋放新的行為力量,這創造了一個無終止的 生命周期,而以脈動、節奏和振動為其象徵。讓我們視善行力量為正,惡行力量為負。那麼,我們得到所 謂正反應和負反應,而這現象一直在宇宙中各處發生,它發生在所有有生命、無生命、我的身體、你的身 體和所有生物的身體內。業持續不斷的累積,成為支持生命的能源,最後難免苦和死。人可能今天是聖人, 以後是歹徒;可能今天富有,不久變窮。人生的起伏是非常明顯的。沒有人是穩固,沒有家庭是穩固,沒有團體是穩固,沒有國家是穩固。所有一切都受制於業律。因為業來自常變的心,所以業果也必定是恆變 的。人要能祛除累積於自身的業,必須了解無常、苦和無我才可達成。我們每天因新行為,制造新業,唯有透過修習正觀無常,才能打斷這種過程。它可能會花費一生或更久時間來祛除所有的業。完全除業的人 才會停止痛苦,因為那時沒有餘物可給他維持任何生命形態的能源。這是佛陀和阿羅漢在生命結束,進入 最後涅盤時,達到苦的滅絕。今天,我們修習毗婆舍那,假如十分了解無常,它應足夠達到覺悟的第一階 段(譯按:初果),並開始局限我們必須繼續受苦的連綿的生命。

無常,開啓了解苦、無我之門,進入苦的最終滅絕。無常的體驗僅能透過佛陀或佛陀入滅後,由他的 八正道和七覺支的教義,才能獲致。

為了在毗婆舍那禪修中有所進步,學生必須盡可能持續保持了知無常。佛陀給予僧尼的教誨是,應在 所有姿勢中保有無常(或苦、或無我)的察覺,無論是行、立、坐、臥。這種持續對無常、苦、無我的察 覺,是成功的祕訣。佛陀在般涅盤前的最終訓誡是:「所有組成的東西都是衰敗和無常的,你們應當勤奮 以達解脫。」

事實上,這是佛陀四十五年弘法的精髓。假如你能持有萬物無常的察覺,你確可在一段時間內達到解 脫的目標。

同時,在修習了知無常之時,認識「真實的本質」的正觀,會愈來愈深刻。如此,最後你將對無常、 苦和無我三法印毫無疑惑。這時,你才會毫不猶豫的邁向目標。

既然你知道,了知無常是首要因素,你應盡可能持續不斷、清楚地觀察無常,你會愈來愈知道無常的 真義就是衰敗。這是宇宙萬物,無論是有生命或無生命的固有本質。

了知我們這身體是由持續變動的所有極微組成,就是了知變動或敗壞本質的真實內涵。極微持續的崩 潰和更換所產生的變動或衰敗(無常),其本質就是不圓滿,即苦諦。祇有在你經历明白這種改變是苦的 時候,你才會了知在佛陀的訓誡中,十分強調的四聖諦。為甚麼?因為當你了解你一刻也不能逃離的苦的 細微本質時,你才會真正害怕、厭惡、不願身體物質和心靈的存在,進而尋找一種逃離的方法,超越片刻 片刻再生的循環,止息苦痛。當你經由足夠練習,內在涅盤和平的初果時,你就可以在活著的時候,感受 到究竟滅苦的滋味了。

直至目前,談到修習毗婆舍那,我一直強調,看透極微、身體元素的無常。毗婆舍那也包括思想元素 或在物質改變過程的專註的變化本質。有時專註僅在於物質的無常,有時專註於思想元素的無常。當人專 註於物質無常時,他也了解到思想元素同時隨著知覺物質無常而產生轉換或改變的狀態。在這種情形,這人即可了解物質和思想元素(心靈)兩者的無常。

到目前為止,我所說的,是關於經由身體感覺無常,物質改變的過程,以及依這改變過程產生的思想 元素改變的過程。你應了知,也可利用其它感覺方式來了解無常。修習知覺無常,可開展下列的感覺(註:feeling,在此是指身體的感覺。)

  • 用眼根看可見物
  • 用耳根聽
  • 用鼻根聞
  • 用舌根嘗
  • 用意根想

事實上,人都可利用六個感覺器官的任何一個來修習了知無常。然而實際上,我們發現在所有感覺中, 身體各部分在改變過程中所得的接觸感覺,涵蓋了內省禪法最佳精華。不僅如此而已,接觸(利用磨擦、 幅射和振動內在極微)身體部分產生的感覺比其它方式明顯,以毗婆舍那的初學者,經由身體感覺最容易 了知無常。這是為甚麼我們選擇身體感覺作為快速了知無常的媒介的主要原因。任何人可以嘗試其它方法, 不過我的建議是在採用其它方式感覺之前,應利用自己的身體來了知無常,打下基礎。不過,其它感覺方 式也可以,這毗婆舍那對剎那改變的過程念念分明,且如前面建議,接觸及知覺身體和六根,是修煉正念 的最佳立足點。

在我們中心,當靜坐從知覺呼吸改為知覺無常時,老師會利用明確的方法,教導學生開始練習將專註 遍灑全身,一部分一部分地感覺所有接觸和知覺所產生的無常。在無常知覺持續時,行者會了解,專註和 正念的力量,而除去身體內能量流動的障礙。這種專註會變得更快、更清楚,當身體清楚感覺到能量流動, 所有知覺的無常(苦和無我)感更明顯時,行者的註意力會移到中心(心)。這時候對變化的知覺和感覺 的正念和專註如此強烈,以致於了知所有的覺知,即使是心靈活動都是一種改變和振動。對整個世界,物質和心靈的覺知,將減低成各種持續改變不同層次的振動。行者利用毗婆舍那更為精致地洞察存在的真實 本質。就是這清晰的洞察引導行者停止這種持續的剎那改變,進入涅盤。

證悟佛法

對無常的覺知,會培養出不同層次的內觀知識。修習時應有好的老師予以檢查、調整,以協助行者參 透新經驗和各層次。行者應避免期待任何內觀成就。因為這種期待會分散導引至最高真理的無常覺知的持 續性。

行者的修習若能深深證悟佛法的話,可以真正了知法的六大屬性:

一、法不是猜想或臆測的結果,而是個人成就的結果,且各方面精準無誤。

二、法對那些依據佛陀發明的技巧練習的人,此時此地就可產生益處。

三、法對修習者的效果是立即的,使他在了解苦諦的同時,有能力去除苦因。

四、法經得起那些急於修習者的考驗,那些人可以親身知道益處。

五、法是個人自我的一部分,所以經得起當下的省察。

六、祇要有初覺悟經驗的行者,都可以完全經驗法的成果。

所有的聖弟子都有這內在涅盤的寧靜。他們可以隨心所欲地享受這寧靜之樂。他們進入所謂正果 的祥和狀態,這是關於出世間意識的涅盤寧靜,在此,沒有任何感覺會因感 官中心而引起。此時,身體姿態變直,這狀態是完美的生理和心理寧靜,涅盤的祥和是最高的悅樂。

現在讓我從在家居士的觀點,談談每日生活中如何修習毗婆舍那,並說明在今生,立即可獲得的益處。

毗婆舍那的最初目標是啓發自身內的「活化無常」(註:烏巴慶有時用「活化無常」activate impermanence,這似乎是指可以完全經驗到真正無常,即身心連續體很快融化,像「掉落在湖面的雨水」,在那時,心靈 產生淨化力,他稱之為「涅盤元素」),或感受內在自我的無常,最終達到內、外寧靜和平衡的狀態,個人 全神貫註於身內無常時,即可達成此一目標。

這個世界現在面臨嚴重威脅人類的問題,現在正是每個人修習毗婆舍那,學習如何在今日發生的事物 中,尋得深層寧靜的時候。無常存在每個人的內在,與每個人同在。祇要內省自己,即可經驗到。當一個 人能感覺到無常,經驗到無常,完全感受到無常,他可隨意脫離外在的觀念世界。無常對在家居士而言, 是生活的寶石,他將加以珍惜,為自己創造寧靜和平衡能源的貯藏所。它沖擊人身心疾病的根源,並逐漸 拔除這種身心疾病的根源。在佛陀時代,修習毗婆舍那的在家居士人數很多。無常並非保留給出家修行的人。在家生活雖然有使人不安的缺點,但好老師或引導人員可以協助學生在很短時間內活化無常。一旦認知無常,唯一要做的事就是試著保持它。祇要有精進的時機,行者必須堅持它,以得到所有物質和精神現象快速改變本質的知見。假如到達這知見,就沒有問題,因為那時他應可以毫不費力的,幾乎是自動地經驗無常了。在這種情形,無常成為他的基礎,一旦家居生活的需要結束,他即可回到那裡。然而,對於尚 未具足正觀,可以看清物質和精神現象快速改變本質的人而言,可能有些困難。這對他就像是身心內外活 動與無常的拉鋸戰。對這種人而言,聰明的方式是依循一句箴言:「工作時工作,玩樂時盡情玩樂。」不需 隨時激活無常。將練習分訂於白天或晚上固定時間,應已足夠。在這練習時間,應試著將心──註意力保 持於身內,警覺於無常上,無常警覺應時時存在,這樣繼續地不使有任何絕對有害進步的散漫或令人分心 的思想插入。如果不能如此的話,應回歸到出入息法,因為專註是啓動「活化無常」之鑰。記住,為獲致 好的專註,必須有完美的道德,因為好的專註築基於道德之上。而且,要正念於無常,專註必須紮實,假如專註十分好,無常警覺也會變得很好。除了培養對禪修對象的專註外,沒有培養無常的特殊技巧。這意 謂著,為了感覺身體上面或內部的無常,而將專註轉回到身體感覺上,首先應在人可以很容易全神貫註的 部位上,這也意指可隨處改變專註的部位,從頭變到腳,從腳變到頭,有時也細察內在。必須很清楚了解, 不要將註意力指向身體解剖上,而是指向直接經驗物質的形成(極微)的感覺和它們持續改變的本質。

假如遵循這些方法,確定會有進步。進步的速度端視個人能力和禪修工夫的投入。假如他達到高度的 專註和智能,他了解無常、苦和無我三特性的能力會增加,也因此,愈來愈接近人人應記住的覺悟的目標。

這是個科學時代。今天的人們對烏托邦沒有信心。他們不會接受任何東西,除非其結果是好的、具體 的、明顯的、個人的、此時此刻的。

今日,幾乎每個地方都令人不滿足,不滿足產生病態感覺,病態感覺產生恨,恨產生敵意,敵意產生 敵人,敵人造成戰爭,戰爭制造敵人,以此類推。這是個惡性循環。為甚麼?因為心缺乏適當的控制。人 終究是個人化的精神力。甚麼是物質?物質是精神力的物質化,是道德(正面)力量和不道德(負面)力量反應的結果。佛陀說:「世界由心造成的。」所以心主宰每個事物。那麼讓我們研究心及其特性,進而解 決目前世界所面臨的問題。

佛陀住世時,告訴迦羅摩人:

聽著迦羅摩人!不要被報導、傳統或道聽途說所誤導;不要被善辯,邏輯推理、省視理論或同意某理 論而誤導;也不可因符合個人愛好或出於尊敬師父令名而被誤導。

但是,迦羅摩人!當你們自己知道這些事情有害,會受到非難,受到智者批評,若修習和遵循它們, 會產生損失和愁苦,這時你才確實拒絕它們。

但是,假如任何時候你們自己知道這些事情有益,無可責難,受到智者稱許,修習遵循,它們會產生 福祉和快樂,那麼你們就做,修習它們,遵循它們。

修習毗婆舍那的再複興時機已經到來,我們對那些心胸開放,真誠地在好師父指導下接受訓練的人,可以自然得到的確切結果,是毫無疑問的。這些結果是好的、具體的、明顯的、個人的、此時此刻的,會讓我們生活在有益、幸福、快樂中。

願一切眾生快樂,願和平普及全世界。

你可能會有興趣

感恩護持《菩提資訊庫》 正法的傳承主頁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