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被習慣套牢

不管你是否認可,事實上我們都是被習慣套牢的人。我們有固定的行為糢式,有固定的思維糢式,有固定的價值觀,有固定的口味,用固定牌子的香皂。甚至我們每天遛狗的時候都習慣於走同一條小路。

所以當我們遇到不同的說法就會生氣,看到嚴重違反我們價值觀的事情就會震驚。當你被習慣套牢,你的天空就會變的狹隘,你失去了很多可能性,也失去了很多機會。
例如,當你聽說密勒日巴可以不改變自己的大小就鑽進牛角,你就會啞然失笑,你會認為那絕無可能發生。

很多希望改變父母信仰的人向我抱怨他們無法動搖他們的父母的價值觀哪怕一絲一毫,事實上他自己的價值觀一樣難以動搖。相對來說,我們只是被不同的東西套牢,本質並無不同。

當你被習慣套牢,你會很容易被激怒,也很容易受到傷害。你可能會因為別人的語速太慢而煩惱(你習慣於快人快語,你身邊的朋友也都是說話非常快的那種),也可能會因為別人語速太快而煩惱(你是個習慣於慢聲細語的人),僅僅是一盤燒的不如以前好吃的菜就可以改變你本來還不算壞的心情。這足以說明我們被套牢的程度。

當你被習慣套牢,你會抱有期待,期待自己總是能遇到和自己習慣吻合的事情,但是這幾乎是不太可能的事(除非你生活在白雪公主的世界裡)。

你希望每次都吃到你熟悉的飯菜,遇到說話不緊不慢的人。但是理想和現實撞車,傷亡的總是理想。一個人習慣了處處受人尊重,就會對喝斥感到陌生和無法接受。這個時候,呵斥就很容易激怒他。

仔細觀察你的煩惱,很多時候都是因為你的習慣遭遇了冒犯而起。你習慣於幹淨的一塵不染地面,但是那個家夥卻連鞋都不換就跑到你的屋子裡(外面還在下雨,他的鞋上沾滿了泥)。你習慣於右手用滑鼠,他卻使用左手。你習慣於對你的電腦輕手輕腳,這個討厭的家夥卻狂敲你的電腦。

說到底,並不是外在的因素讓你起煩惱,只是你的習慣。你習慣了自己的習慣,所以無法接受他人的習慣。同樣的一件事,讓你感到煩惱,卻可能讓另一個人覺得舒服,(如果讓一個受現代文明教育的中國人去對著佛像或上師五體投地,他可能會極其不自在,而一個西藏人卻樂此不疲)這說明事情本身並無好壞,也沒有制造煩惱的能力。讓你不舒服的就是你的習慣。而你的習慣則是「自我」圈養的寵物。

當你和你的習慣相處的時間越久,你就越不希望分離。如同一個已經擰緊幾十年的螺絲,經历風吹雨打,他幾乎已經鏽在一起了。你的習慣也是如此。他幾乎成了你的一部分。但是好在,謝天謝地,他還不是你的一部分。

和習慣說再見雖然痛苦,但不是致命的。如果你解除了一部分約束,你會更加自由,你不會因為菜的鹹淡而不自在,也不會因為別人的語速太慢而不耐煩,這樣你的活動空間只會更大。你會更快樂而不是相反。

我知道有一個人,他對自己的習慣執著到了非常嚴重的程度,他甚至不允許其他人坐他的牀,他認為這樣會把他的牀搞髒,如果有人坐了他的牀,他只能把牀單拿去洗。我想他的生活裡一定有很多痛苦的機會。

如果把你的習慣完全解套,你就會刀槍不入。沒有人可以傷害你,也沒有任何事可以傷害你。佛就是這樣一個人。

你可能會有興趣

感恩護持《菩提資訊庫》 正法的傳承主頁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