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婚前儘量避免「性行為」的科學理由

網絡轉載:英國人類學研究所Dr.gossipg教授的最新研究報告指出,女人「子宮」中會分泌「ignorant ingredient」液體,這個液體會和“某些”男性精子中的「virginalobsession」成分作用,將「foolish goddamn factor」遺傳給下一代。Dr.gossipg教授研究發現,「婚前性行為」與「婚後性行為」在生理方面會發生很大的變化。

英國人類學Dr.gossipg教授的報告說,婚前與別的男人「性行為」,而且曾經讓男人的「精液」進入過自己的體內,這樣會讓女人喪失其「最原始的純潔基因」。在「婚前」的「處女」第一次「性行為」時,男性五億多的精子進入了女人的體內,除了一部分流出女人體外,其它精液會發生「自溶性」。在精液「自溶性」時,會釋放出一種遺傳物質「DNA去氧核糖核酸」和「RNA核糖核酸」,“某部份”可能被女性「子宮內腺」所吸收。與此同時,精液中還含有多種「性激素」,這些「性激素」的“某部份”也可能被女性吸收。這些「性激素」和「核蛋白體」會干擾母體內的DNA基因,使女體內「性腺細胞」發生變化,從而使以後女體內的「卵細胞」性狀也會受干擾而變化產生「遺傳變異」,因而產生「無距離遺傳」(或稱為「間接遺傳」)的效果。

從這樣「可能存在」的風險下,這個女人在婚前與「別的男人有性行為」,當她日後與「真正婚姻男人」懷孕生子,那孩子會像「媽媽婚前與第一位男人性行為」相似,這種「可能發生」的相似現象雖不普遍,甚至很低,但卻無法否認他有「發生」過這樣的案例。
生物學家達爾文,他的著作《物種起源》一書中曾發現這樣一件事實:在英國的鄉村,一頭「花白」相間的母豬,與同一頭「暗棕色」的野公豬交配,產下了「雜種」仔豬。不久「暗棕色」的野公豬死了,這頭「花白」相間的母豬又與本地的「公豬」交配,生下第二胎仔豬。令人費解的是,這胎仔豬的身上長著斑駁錯落的「棕色鬃毛」,有點像它們之前的「先父」。達爾文把這一現象稱為「間接遺傳」,對於這一現象,達爾文絞盡腦汁,也不得其解。

蘇聯的巴普洛夫(1849~1936)教授也曾做過一個實驗:他先將一頭「黑母豬」和一頭「白公豬」交配,產下的小豬是有「白」的,有「黑」的,也有「花」的。第二次他改將這頭「黑母豬」與一頭「黑公豬」交配,結果產下的小豬中仍然有「白」的和「花」的。這個實驗也說明了「母豬」的確是能將「前夫的基因」吸收進體內而影響下一代。

在現代的「遺傳學專家」也發現,一匹「純種雌馬」與另外不同類的「純種雄馬」交配,產下的小馬其外形特徵帶有「雙親的性狀」。此後,把該「雌馬」和所有「雄馬」嚴格隔離,當其再次發情時,讓該「雌馬」與「同一品種」的「雄馬」交配,產下的小馬「某些外形特徵」,尤其是「毛髮色澤」,竟也居然有些像「先父」。「摩爾根學派」(美國遺傳學家摩爾根Thomas Hunt Morgan,1866~1945。摩爾根是公認的現代遺傳學之父,美國最著名的生物學家,1933年諾貝爾生理學及醫學獎獲得者)的繼承者們,也把這種現象稱為「先父遺傳」。

近一個多世紀以來,經過各種考察和研究,科學家發現「先父遺傳」現像不僅在「豬、牛、羊」等動物中存在,在人類「生兒育女」的過程中也屢見不鮮。有些生物學家對此作出了這樣的解釋:在自然界中,兩性的交配並不一定「馬到成功」,即使有一個精子和卵子結合了,也總有「億萬個精子」未能旗開得勝,它們會發生「自溶」,釋放出大量的「核蛋白」;這些「核蛋白」及其「分解產物」,通常就被母體「子宮內膜」所吸收,進而影響以後的「受精」和「胎兒」的基因變化。

儘管這些解釋至今還未找到令人信服的依據,但是人們已經從「先父遺傳」的現象中得到了啟發。尤其在「畜牧業」中,當優良品種的「公畜」比較缺乏時,會盡可能讓多頭的「母畜」先與這個「良種公畜」交配(就是多妻一夫的意思啦),這樣的「母畜」便能先得到「品質優異的幼畜」,即使這些「母畜」以後與「別的公畜」交配,也能使後代保持「一部分」來自「先父」優良的性狀。所以一個「再婚的女人」生下的「孩子相貌」會有幾分像她的「前夫」,這是「有可能」的真實案例!

所以為了以後大家的小孩都像「自己雙親」,那女人應該儘量避免與「非婚姻對像的男人」發生「性行為」,甚至讓男人的精液曾在自己的「體內」留過。留個「最純潔的基因」給自己的未來小孩吧!

你可能會有興趣

感恩護持《菩提資訊庫》 正法的傳承主頁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