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一個好人

世上每一個人,對於色聲香味觸等法,無始以來就在不斷地串習。因此,當我們值遇世間妙欲的時候,每個人的貪心都非常大。但世間法究竟的意義爲何?在處於世間法和佛法之中時,世間法又該如何做?做人到底該怎麽做?所以在下面就給大家講一個關於做人的方法。

我們作爲一個人,首先必須要依靠本尊和護法神,再憑借福德和前世的善業,這樣就如國王擁有了手下的軍民,自己的名聲、財產等一切都能圓滿自在地獲得。

爲了積累福德和親近護法神,自己應時時刻刻對三寶生起信心,這也是做人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對積資諸善事,比如聞、思、修行、誦經等等,我們應該像森林當中的猛火,進行精進修持。

96b1OOOPIC5b

我們作爲一個人,無論在哪方面,與天人相比都是比較低等下劣,在天人中也有智慧聖尊,因此我們應時常依靠天神和護法神的力量承辦一切所欲。像二十一優婆塞、格薩爾王的眷屬等等,有如海一樣無邊的護法神眾,比如國王的很多事情就是依靠眾多的大臣們去辦理,同樣,如果依靠這些護法神的力量,讓他們經常給予幫助,那自己所想的一切事情就都會圓滿成功,因此大家念護法神至關重要。

念護法神時,需要有供品作供養。比如在「八大法行」的儀軌中,對八大聖尊中的每一位雖然都有不同竅訣的修法,但其中的共同之處就是對護法神都必須要作贊美和供養。因此,對護法神要供養美酒、糖果,或者是食子,供品是越豐盛越好。對供品方面的要求,一是應該清淨整潔,二是要準備某些油類的食品,比如當行者用糌粑作供養的時候,如果里面一點酥油都沒有,那可能就不是太好。

假如我們念格薩爾王時,一點供品也沒有,我覺得這就不行。連一點茶葉一點水果都沒有,那麽護法神就不一定很高興。因此,在供護法神時應該準備一些供品,古人有「若人求天尊,天尊要食子」的說法。

有許多的比如像八部、十八部的智慧護法神,本來他們都是智慧身,不會有甚麼分別念。但當時他們被降伏時,蓮花生大士是這樣給他們講的:「你們要幫助瑜伽士,瑜伽士也一定會對你們作供養、贊嘆。」所以如果一點供品都沒有,只是在口頭念誦一下護法神的祈禱文就不一定能起到明顯的作用。

敵人勢力的黑暗越來越深的時候,我們就應該使寂靜慈悲的白色月光越來越皎潔明亮。如果我們經常用身語等慈悲的行爲來對待所有的人,那本來欲對自己制造違緣的仇敵,也會逐漸對自己生起歡喜心。

不管我們遇到甚麼樣的人,無論是上等、中等還是下等的人,我們都應該一視同仁,一心一意地用慈悲心來對待他們。這樣即使我們有些過失,他們也不會宣揚而是極力隱藏,並且很樂意地將我們的名聲傳遍世界。

倘若我們喜歡別人幫助自己,那自己也應該要幫助別人,這樣他們一定會歡喜。若是喜歡自己的人越來越多,那怨敵的勢力就會減弱。在贊嘆我們的人當中,有的人是真心實意地在贊嘆,而有的人本來是不太願意,但他所說的有些語言反而成了對我們的宣揚。

所以真正要想降伏對方,也應該用慈悲心和愛心來對待。如果自己怨恨的人較多,那也會妨礙自己名望的提高。比如我們學院剛成立的時候,當時對我生歡喜心的僅有幾個人,後來我也是逐漸配合很多人,與他們和睦相處,這樣我們學院就有了二十多人,後來又有了一百多人,再後來就是一千、兩千至如今八千餘人,這些也是因爲我使自己的行爲與別人相配合所帶來的一點點功德。

20150707085720_hnta

有些人雖然受到眾人的贊嘆,但在內心卻願意盡量隱藏自己的功德,而不願意宣揚出去。這樣即使隱藏了一些功德,但如果眾人喜歡自己,特別是與自己關系密切的人若對自己敬重喜愛,那他們也願意講述你的功德,這樣自己的功德也會被歌頌贊揚到遙遠的地方。

所以自己首先應具備功德,然後對內部的人一定要搞好團結,不能仇恨和輕視他們。對我來說,我對下面這些堪布們都比較重視,於是我就對他們講說一些悅耳的愛語,這樣他們可能就比較愉快和感激。現在世間很多人清楚我沒有任何功德,但我的历史也有一些人會知道,此因緣就是這樣來的。

有些人雖然不發慈悲心而降伏了一些敵人,自以爲像大獅子一樣威力強大,一些目光短淺的劣慧者也像對待天人那樣來恭敬和供養他,如此他本人也就更加貢高我慢。但是有智慧者可以明了,這種人的地位和勢力並不穩固持久,因爲對於勢力強大但又傲慢和愚笨的人,就像鐵鉤可以勾招大象,有智慧的人依靠方便法也可以把他們降伏,我相信在整個藏地雪域有很多的大成就者和大修行者都具備這個能力。

若無智慧,僅僅是依靠力量,也不能降伏敵人。比如有些人對我們以粗暴的方式來對待,那這種人暫時好像轉輪王一樣地位權勢顯赫,事情也能成辦,但是從最究竟來說,就像鋸子鋸木頭,哪怕再粗大的木頭也是會慢慢地被鋸斷,這種人將逐漸衰敗。

有些人無論說話還是做事都是以虛僞、不誠實、不合理的方式來進行,如此習慣之後,自己無論做任何事情全都變成了狡詐的行爲,最後他欺騙了無數的人。那麽這種狡詐的人,在外表上暫時他的事情也能成功,比如今年他財勢富饒可能有五十多萬元,但以後逐漸逐漸就開始衰敗,明年就只有三萬了,再過幾年以後就家破人亡了,其結果是終將毀壞自己。這種人就像山上的水,剛開始的時候,是高高在上,但逐漸逐漸地它就越來越下降,再沒有一個上升的機會。所以以狡詐的行爲來成辦的事業,既空虛又不可靠,最終也不會有一個長遠和究竟的利益。

而某些人的行爲公正端直,並且他也是以慈悲心來對待一切。這樣因爲他做事正直發心善良,雖然暫時那些末法時代的眾生也可能害他,自己也可能會生起一些厭煩心,但從最究竟來說,他不但不會失敗,而且他的事情也會越來越成功。

那些愚笨或是耍小聰明的人,談不上有甚麼智慧,因爲他們的目光短淺,就像是近視眼看不見很遠的地方,他特別喜歡得到眼前這一點利益,並爲此而辛勤奮鬥,但結果他所做的事情不是利益微薄便是適得其反。而那些具有智慧和大能力的人,他的眼光開闊深遠,所作所爲都是作長遠的打算,爲了來世的一些事情也願意去做,這樣其結果是在他的今生和來世都會成熟無窮無盡不斷的利益和安樂。

平時遭受一些違緣的時候,當時我讓大家好好地祈禱,但有一些鼠目寸光的人,叫他念經他也不願意參加;而有智慧的人,就一心一意地念誦,雖然暫時念誦得也比較辛苦,但結果對整個佛法和對我們自己的前途都有很大的意義。我想,只要我們認認真真地依照佛經論典和上師的教言去行持,就一定會取得勝利。

20150923084825_ygnw

某些低等下劣的人,特別喜歡那些有權有勢腰纏萬貫的大人物,在此類人物面前身體是畢恭畢敬,嘴里也是講說著阿諛奉承的語言,當有一位大官員來的時候,他們就人前人後跑來跑去地點頭哈腰。但一般卑劣下等的人恭敬承事高高在上的這些大人物,也沒有甚麼太大的意義,因爲在世間利益方面他們也不會成全你甚麼,在人格、智慧以及出世間法的修行方面更不可能助你一臂之力。

比如一位貪心熾盛的老人若去追求一位年輕貌美如天女般的姑娘,姑娘不但特別不高興,可能還會對他怒目相視,這個老人的追求是不會成功滿願的。同樣,低下的人在高等的人面前期望希求,也是根本不會如願以償的。

如果我們雖然積累了財產,但自己卻沒有機會去享用,如此財產就不會爲自己帶來任何利益,反而會對自己的生命和聲譽造成危害。因爲財產,給自己的今生和來世都招致眾多的痛苦,那追求財產也就沒有任何意義和價值。

如果我們經常對某個人生惡心口出粗語,那我們即使把自己所擁有的財產全部送給此人,他也不會對我們生起歡喜心,在將來某個時候他也可能會伺機作損害。《入菩薩行》中雲:「縱人以利敬,恩施來依者,施主若易嗔,反遭彼殺害。」所以經常誹謗別人或說惡語,實際上這是在毀壞自己。

有些愚笨的人飲酒貪杯成癖,甚至在有些地方女人喝酒也是令人瞠目。釋迦牟尼佛在經中早已說過:「凡我的後學者都不能飲酒」,不要說在佛教方面,即使從世間的角度來講,喝酒的過失也是非常大。

時常貪執飲酒的這種人,不要說晚上就是連白日也是處於黑暗當中,好像是要死不活的樣子,既非活人,也非死人,就是處於這種狀態。因爲酒的緣故貪心也增長,於是這種愚笨人白天貪執飲酒晚上就貪著女人,他們就像是腐爛的屍體,生活也如瘋子一般,就這樣白天晚上都是處於非法當中虛度人生。

z

還有某些人,各種欲望層出不窮,他們在心里始終幻想著不能成功的一些希求與夢想,那這種人的生活根本就不會存在安樂,他們實際上白天晚上都經常是在痛苦的煎熬之中度過。不知道自己的生命還能保持多少天,卻想要在這里做一件事情,要在那里做一件事情,天天這樣打妄想,這種人真是很可憐。

總而言之,愚人的一切——他的財物、語言、行動以及他的身體和神識全無任何實益,此等一切只是變成愚人虛度人生的因。

無論是誰,他總會具有少分的功德,這樣即使我們功德巍巍,那也要學會尊重他人,應該取受別人的長處。我們應把自己的功德看得很輕,而把別人的功德看得很重,這樣自己的功德也就會越來越增上。

如果在處境窘迫的時候,別人曾出力幫助過我們,那我們在一生之中對此事都會難以忘懷。比如對那些貧窮可憐的人哪怕是布施五十元錢,那他可能在一輩子當中也不會忘記這件事;但對於一些位高權重、財富盈倉的人,哪怕你送給他大量的財產,他也不一定能記住。以前在文革期間,許多人對我的恩德都非常大,當時對我供養的一點酥油或是人參果,到今天我還是記得非常清楚,現在我受到的供品雖然眾多,但卻經常忘記。

這里意思是講,當處於貧窮痛苦的時候,若別人對我作過幫助,日後自己財富勢力圓滿的時候,也不能忘記他,否則即使自己的名聲地位再高,那實際上也就是一個卑鄙低劣的小人。現在有些人就是這樣,自己稍微具有一點地位的時候,就把以前的恩人忘記了,這種人確實就是一個壞人。所以我們千萬不能忘記對自己有恩德的人。

有些人把以前和自己關系友好的人舍棄,然後又重新交上一個勢力比較大的人,但到了一定的時候,他又會故伎重演,所以和這種人打交道就沒有甚麼意義。如果與某個人相處,暫時關系雖然不是太友好,但這個人若是非常穩重,那你繼續與他一起共事,此後你們倆人之間的關系也有機會變得非常友善。所以交友重要的是看人的品格,如果人格好一點,暫時雖然他心里面可能有點不高興,但以後他也不會對你做很多的壞事。

有人正在與你好的時候,如果之前此人已經舍棄了以前的朋友,那這個人就不太可靠,總有一天他也會把你舍棄。從前,有三個新來的喇嘛向欽哲仁波切求法,當時欽哲仁波切就對他們說:「如果你們把以前所有的上師舍棄了,我才可以爲你們傳法。」其中有兩個喇嘛認爲他們以前的上師名望低下,而欽哲仁波切則是聲名遠播,於是他倆就同意把以前的上師全部舍棄。但其中一位喇嘛認爲:雖然欽哲仁波切是一位非凡的大德,但以前的上師對我恩德宏深,我不情願舍棄他們。後來欽哲仁波切開始給他們傳講佛法時說:「你們若把以前的上師舍棄了,總有一天也會把我舍棄,所以你們倆不是我的法器,你們不能聽我的法,另外那個喇嘛則可以聽受。」那個喇嘛就已經被欽哲仁波切攝受,後來在他面前聞受了許多的佛法,這個喇嘛的名字叫阿克窩熱。

世上有些人便是如此,不但舍棄了自己的金剛上師,也舍棄了金剛道友,然後到了別的地方就開始誹謗以前的上師。雖然這種人後來又依止了其他的上師,但這也不穩定可靠,因爲他依止了一段時間之後,又會舍棄這位新上師。

以前阿底峽尊者曾依止過很多的上師,尊者說:「在我眾多的上師中,有的上師功德已經超過我,有的則與我平等,而有的可能不如我的功德,但不管怎樣,他們對我都具有一份恩德,因此我非常恭敬他們。」而仲敦巴一生只有一位居士身份的上師和阿底峽尊者這兩位上師,後來博多瓦問:「像仲敦巴那樣依止的上師少好呢?還是像覺臥那樣上師很多好?」上師就告訴他:「如果自己觀清淨心修得好,則像阿底峽尊者那樣上師越多越好;如果自己信心不足,對這種人來說上師越少越好。」

現在末法時代的人,遇到一個上師立刻就跑去恭敬供養,隨之馬上又對他舍棄,這種人就沒有任何修行境界。我們應該在一生中只依止少數的幾位上師,這樣對自己有很大的利益。有些人喜新厭舊心特別強,喜歡依止新鮮的上師,甚至有的還喜歡五花八門新鮮的外道法門,這些做法都是極端錯誤的,作爲上師一定要舍棄這種人。

20151024085041_ctrv

在這個世界上,本來有一些對自己恩德非常大的人,但我們並不報恩,甚至有的對恩人還要恩將仇報。本來是對自己作危害的惡人,反而對他畢恭畢敬,這種人也就是不知道報恩的人。甚至還有的對自己的依怙之人進行欺騙,對三寶生邪知邪見。

現在有些人,好像是在測試上師,本來他自己在心里面想著一件事,而在口頭卻說著另外一件事,或者他在面前說一套,在背後又是做另一套。這種對三寶沒有信心有邪見的人,我們見到他也會對自己有很大的損害,更何況跟這種人一起來往。

知道報恩德、非常可靠(有些人朝秦暮楚,東奔西跑,這種人就是很不可靠)、對三寶也是有虔誠的恭敬心、思維並相信因果的這些人,護法神也會經常幫助他。看見這個人也會爲我們帶來吉祥和增上善根,即生和來世的許多事情也會圓滿成功。

對三寶有信心、護法神經常保護的、對佛法非常虔誠的這些人,即使他的智慧和分辨取舍能力稍微不盡人意,但在他面前請教,他所抉擇的問題也會非常正確。所以依止護法神經常保護的上師,自己的事情定會圓滿成功。

對自己親友一方很慈悲,而對怨敵一方也不會屈服,在遠離怨敵方面意志堅定,知道辨別善惡,能保持自己的性格行爲不是來回反複地變化,以前喜歡做甚麼事情,現在也在做,不是每天都在改變,這就叫做性格堅定的人。還有對三寶有信心,對眾生慈悲,具有以上品格的人,無論他是何等身份,如果我們經常與他交往,愛護和依止他,是對我們有利的。

愚人交朋結友,首先是觀察別人的財產、地位或是相貌。比如現在世間愚笨的人,娶一個媳婦也要門當戶對,先看她本人的容貌,計算她家的財富。如今認定活佛也同樣,若其父母有一定地位,人也長得比較莊嚴,很多人就會認定他爲活佛。好像大多數的活佛就屬於這種情況,他們都長相端嚴、財產富足,真正難看的活佛很少。

在古代,活佛長相並不一定端莊妙好。比如以前的布頓大師,是夏魯派的創始人,當他生下來時,嘴巴鼻子都很大,異常難看。當時他的母親特別痛苦,心想:「我只有一個孩子,而這個孩子又長得如此醜陋,誰也不願意見他。」但這個小孩在很小的時候就能說話,他說:「布頓吧!我並不計較這些。」(布頓是藏文音譯,義爲孩子誰都可見),他長大以後成爲了历史上一位著名的高僧大德。

還有許多的活佛,比如在格魯派的历史中,其貌不揚的高僧大德也爲數不少。現在若是娶媳婦,美妙一點也可以,但是認定高僧大德的時候就不一定要非常莊嚴美妙。以相貌的美醜好壞來決定是否結交朋友,這是愚人的觀察方法。而那些有智慧的人,他首先是詳細觀察一個人的性格品行,然後才開始結交,這樣就比較可靠,這是一個智者交友的方法。

有些人的地位越來越高時,他對以前下面的人就越看得起,沒有一點兒傲慢心,對下邊的人也是越來越慈悲。這樣的人就像沙漠中大樹的果實一樣,是世間的莊嚴,如此他本人的地位和智慧,也像上弦的月亮會越來越增長。所以我們對下面的人一定要慈悲,而對上面的人又不能太過分地卑躬屈膝,即應不卑不亢。

20121227102902_z0wg

從我個人來講,我的上半生也是在窮困交迫中度過。我在九歲時,父親就已經去世了,當時我們有幾個兄弟姐妹,全都是依靠我母親一個人含辛茹苦、想方設法把我們養活。現在我就比較富裕了,哥哥和妹妹他們幾個也都生活得不錯,我們這幾個人雖然也是疾病纏身,但現在財富方面也是比較圓滿。

這里意思是說,如果自己以前很貧窮,中間則已富足豐裕,但後來又可能變爲窮困潦倒一文不名,那自己在中間富裕階段,就不要太執著了,應該觀想成做夢一樣。就像上半生那樣的貧窮痛苦,將來和下半生還有甚麼樣的結果呢?我們誰也是確定不了。因此我們應該觀想世間這一切僅是暫時性的,如夢如幻一樣,這樣即使自己以後遭受到損失,在內心也不會因原先暫時的富裕安樂而痛苦。這好比從夢中醒過來一樣,那夢中的安樂和痛苦都是如幻般虛假無實,沒有甚麼可執著的了。

有些人的勢力雄厚強盛,對敵人來說就像是猛火,自己雖然具足如此強大的力量,但對一般的眾生卻非常慈悲,猶如雪山一樣,爲眾生帶來消除煩惱痛苦的清涼。這樣的人就是眾生的莊嚴,也是世間的莊嚴。這種人確實具有世間上難以匹敵的勢力,但在外面的言行舉止上他卻非常謙虛而穩重。

以前有一個大官叫桑魂,他的能力超群,他的方便和智慧誰都無法比。當時阿秋康壽是一個範圍遼闊的地區,但也無人能與之匹敵。外表上他穿的也是簡單樸素,跟一般人沒有甚麼兩樣,我們做人就應該像他那樣。

現在末法時代值得信賴的人少之又少,因此一般做事情時,不要信口開河,應以秘密的方式去做,這樣就不容易遇到違緣。除此之外,也還需要具備猛厲的行爲和懷柔的能力,比如裝飾有紅色綢緞的寶劍只屬於勝利者,只握在大勇士的手中,具有降伏和懷業的這種人是真正的勇士。

對自方慈悲,對敵人勇敢,能辨別好和壞的這種人,是世間上英雄的標志。別人對你所做的是好事還是壞事,自己一定要知道。比如有些人本身修的慈悲心並不是太好,但卻甚麼都不明白,稀里糊塗的樣子,這種人就不是好人,是一個惡人,所以對怨敵和親人應該分清楚。

沒有人壓著他,或是沒有對他施行強制措施的時候,他始終是欺壓很多的人。對別人能欺負就欺負,而對經常壓迫自己的人就害怕——欺軟怕硬。比如老虎正在兇猛咆哮的時候,就驚恐畏懼躲著它,老虎安祥平靜對其很慈悲的時候,自己反而要殺了它,這就是一個愚笨惡人的行爲。所以當別人慈悲相待的時候,我們的行爲也不要太過分。

對世間上的惡人必須要消滅,不然他就會毀壞國家和團體,甚至整個世界也會因爲此人而遭受眾多的苦難。比如從历史上來看,眾多有情的痛苦有時也就是依靠一兩個人的惡劣行徑所造成,所以根據許多格言,對這種惡人,殺了則世界會太平,人們會得到安樂幸福。

現在不是講修忍辱的時候,有些世間法也是比較重要。對於具有惡劣行爲的人,必須要像對待麻瘋病人的屍體那樣毫不猶豫地加以舍棄,從釋迦牟尼佛的傳記和格薩爾王的傳記中,我們可看出,對惡劣的人必須要清理、擯除和舍棄,所以諸佛菩薩也必須要對這些惡人降伏。

對那些性格極其惡劣的眾生,若以坦誠柔和的態度無法調伏,那就必須顯示一個猛厲的行爲,這也符合世間的正規。因爲眾生的根機,就像酸、甜、苦、辣各種味道一樣各不相同。大圓滿前行中有一個公案,說是以前有兩位比丘去拉薩求法的時候,看見松贊幹布也是以幻化的方式來懲治許多犯罪的惡人。

因此,爲了國家的安全和人民的安樂,必須向惡劣的人採取猛烈的行爲。在國王教言中講:對於不能悔改的惡人,除了砍斷身體外,其它的比如捆縛和打擊等各種手段皆可以允許使用。如果國王判處犯人死刑,這時作爲上師可以勸諫國王,但若國王正以其它方式制裁一些惡人的時候,有時上師也不能去勸阻。

xie-door-img08-2

做事情有時需要端直,有時需要勇猛。該說話的時候,甚麼都不說,好像啞巴一樣,這也不好;但無有必要時也不能講太多的話,比如有些人會猜測或試探你,這時候就應寡言少語。一般做事應該公平正直,但當別人虛僞狡詐的時候,你也應虛與蛇委,不要給他講實話。此外還應知曉時機,如說話的時間是否適合,是需要現出兇猛還是溫和的態度,等等。

依靠佛法來行持國政的大國王、大法王,他們對所有的眾生都平等地對待。比如松贊幹布、赤松德贊、赤熱巴金國王,他們對每一個眾生都以慈悲心來對待,我們如今藏地雪域的佛法也是依靠他們的恩德而來。古代有些國王猶如太陽一般,對非常可憐的眾生特別慈悲,這樣的大人物真正可以算是人民的救星和庇護所。

本來對有權勢的人,誰都會對他恭敬,但對可憐的人看得起,這在世間上則是極爲稀有。有些人擁有相當地位時,對下面的人是懷恨打擊,對上面的人則是搖頭擺尾地巴結,並且貪著世間的一切財色,顛倒因果,這種人終將毀壞自己。所以當自己地位越來越高時,對下面的人也應該慈悲。

有些人雖然得到了崇高的地位,但卻沒有爲眾生和自己帶來甚麼利益,比如有些高僧大德,對眾生和佛法沒有作出任何貢獻,那這種人就像黑暗中擺放的一個裝飾品,誰也看不見。有些大官和高僧大德對弘法事業起不到任何作用,這種人與一具屍體沒有任何差別。

A01-117

在世間上,勇敢無畏是作爲一個軍官必須要具備的基本素質,並且他對下屬也應具慈愛之心,誰做的好,也應該賜予相應的獎勵。在格薩爾王的時候,也是利他心比較強的人才被選做大臣。對人人都和睦相處,並且具有慈悲心,對上者恭敬,對下者愛護,也不貪求財利和自己的名聲,這種人可以當首領。

作爲領導,必須具足世間法和出世間法的智慧,高瞻遠矚,人品高尚,善於取舍因果,爲人公正。如果是管理人員,必須要公正,處理問題不能有偏袒之心,應實事求是。並且,管理人員一定要是一個知取舍懂因果的人,否則,當經手一些財物時,就極容易造成貪污,如此就會將自己來世的前途和利益葬送掉。因此大家爲常住發心的時候,一定要註意取舍因果,應該一心一意地爲僧眾辦事,不要貪污。

作爲管家,也不能對不如法的行爲熟視無睹,釋迦牟尼佛在世時,對僧團也需要管理整頓。你們若是好心好意,無論是用甚麼方式,根本就不存在有任何過失。當然對於任何一件事情,大家都應該共同協商,每個人也不要有嫉妒心和各種爭論心。這樣如理如法的管理,對世間和佛法的圓滿都具極大的意義和必要性。

我在石渠求學的時候,當時發心人員也是輪流擔當,這也是爲上師和僧眾辦事情。這樣發心做事對佛法和眾生具有意義,對自己將來的聞思修行也有極大助益,爲此大家應該同心協力積極發心。

貪污財產、邪命養活等這些顛倒因果的行爲,都是會摧毀自己。即使有些人行爲正直,內心也比較慈悲,但如果他經常貪污財產、不重因果,那這種人也終將把自己毀壞。在釋迦牟尼佛的本生傳中,以前有一只善良的動物曾對某人有救命之恩,但此人後來經不住錢財的誘惑,把那個動物給出賣了。所以不管是上師還是高官都不要貪著財產,如果過分地貪著,則他的很多行爲必定是顛倒的。

如果一個人經常思維無常,對取舍因果方面也是特別小心翼翼,那他在將來會越來越安樂。我們在座的四眾弟子,從今以後也應該一心一意地修持阿彌陀佛,往生極樂世界。人間的幸福與往生極樂世界的安樂相比,真是無比的鄙劣。現在這里的安樂,就像人們的問候語:「晚安」或「祝你晚上做個好夢」那樣,但往生極樂世界並非晚上睡得香甜做個好夢般低下的安樂。

1352032272-1261068541

損失財物只是暫時的痛苦,損壞了名聲則是一生的痛苦,損害了因果將是生生世世的痛苦。如果生起邪見,不承認因果,這就是對因果方面作了損害,如此結果在生生世世中都將損害自己的安樂。所以即使你無有任何財富也沒關系,沒有絲毫名聲也可以,但你千萬不要失壞了自己的正知正見。相信因果的正見千萬不能摧壞,否則這就是你生生世世中的損失,對此我們應該小心謹慎如履薄冰。

愚笨的人經常貪著今生的事情,有智慧的人則作長遠的打算並追求自身功德的完善,這些都是一切幸福圓滿的因。若誰具有殊勝的功德,那就像清淨的大海可以積聚天鵝一樣,十方所有的高僧大德也會自然聚會在他的身旁。

真正清淨戒律、具有智慧的這些人需要任何幫助時,大家都應自願發心去做。同樣有些低劣苦惱的眾生請求我們幫助或向我們請教的時候,有能力的人也應該認真恭敬地伸出援助之手。

末法時代把好和壞全都已經顛倒了。本來高高在上的人對你沒有做甚麼好事,但你也是對他歡歡喜喜,好像大人物寫一封信給你,也是對你做了一件大事,而那些可憐的眾生對你哪怕是做了盡心盡力的幫助,你也是看不慣他,對此一點都不在乎。有些大德就像天鵝能分開牛奶和水一樣,他能辨別出別人對自己是好還是壞。

人群之中有的人像如意寶一樣,有些是相似的如意寶,有的則是假如意寶,有關人的行爲,我已經爲大家宣說了很多。同樣在我們僧團當中,既有好人,也有壞人。大家也可能會說,這是最好的人,這是中等的人,這是下劣的人。自己對自己作觀察的時候,也會知道自己究竟是何種人。最後望大家平時認真觀察自己的身心,善能分別好壞,慎於取舍因果,既然想修行就須先做一個好人!

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講授

堪布索達吉口譯

你可能會有興趣

感恩護持《菩提資訊庫》 正法的傳承主頁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