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著靈性之名,你更熱衷政治

我們想把修行方法和傳統智慧納入自己的固定思維,讓它們符合我們的欲望。我們從每一位高人那里收集故事和智慧,以光燿自己。我們根據自己的判斷,斷定哪些人是值得尊敬的賢者,我們想去見他們,我們總是在收集故事,然後根據自己的意願改編這些故事。一旦開始這樣做,我們就發展出一種「自由」,「我要讓自己變得更好,我要變成靈性上提升了的我……我可能會在社會上獲得特殊的地位,人們會認爲我是有智慧的大人物,人們會來向我請教。」我們心中有這些欲望,卻不是真的對靈性成長感興趣,借著靈性的名義,其實我們更熱衷於政治。

640

這就是「修道上的唯物」,實際上我寫過一本關於這方面的書,書名就是《突破修道上的唯物》。我們用以自我爲中心的概念化思維重估自己的成長,自然質樸的成長變成了浮誇的戲碼,實修傳承教導我們必須要擺脫這種心理。如果真正投入修行,我們就會願意放棄想要見證自己證悟的心,放棄想要慶賀證悟的心。換句話說,人無法目睹自己的葬禮。我們必須學習甘願死去,甘願沉淪。這個想要抵達證悟的「我」必須離去。到了那時,你就證悟了。

——邱陽創巴仁波切

From Mishap Lineage by Chogyam Trungpa

你可能會有興趣

感恩護持《菩提資訊庫》 正法的傳承主頁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