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譯] 引領健康:佛教與心理分析的一致性

皮拉爾.詹寧斯博士(Pilar Jennings, Ph.D.)
研究員,佛學臨牀應用Researcher, Clinical aspects of Buddhism

大部分西方人曾經認為佛學和心理分析晦澀難懂,然而現在,佛學和心理分析已經滲透到現實文化中,在很多城市中都有佛教禪修中心。科學界越來越相信通過禪修可以改善很多心理癥結,包括抑鬱癥和焦慮癥。

在大多數城市環境中,心理分析曾一度被指責為是精神疾病患者和富人選擇的治療方法。而如今,心理分析治療幾乎變為一種成人禮。只有很少的紐約人,在完成其正規教育、尋找伴侶、謀生,經歷了各種現代生活的艱辛過程中,不曾尋求某種形式心理分析的支持。隨處可見的恐怖主義犯罪,包括自閉癥、白血病等兒童疾病的增加以及科技進步造成的猛烈衝擊,使越來越多的人迫切需要尋求心理和精神福祉方面的幫助。

近年來發生的變化是,佛學與心理分析學這兩個不同傳統之間的令人著迷的關係,吸引了佛教法師們和心理分析家雙方的註意力。現今,越來越多的人尋求精神治療師的幫助,這些治療師也尊重他們對冥想和精神支持的需求。

340894449_m

同樣,也有很多長期(甚至第二代)禪修者已經認識到,靈性修持並不是總像他們期望的那樣,能消除心理問題。因此,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方法,在相互尊重和好奇心的新層次上彙集在一起了。

兩個領域的學者,很快對這一日益增長的對話發出了警告。指出,這兩種治療領域之間有很大的差別。佛教於2500年以前在印度誕生,它的創始者,悉達多.喬達摩(釋迦牟尼),是在一個與世隔絕的特權環境中長大的非常富有的年輕人。

29歲時,正是通過對世間充滿生老病死痛苦的認知,激發了他開始探索,怎樣在理解我們基本弱點的同時獲得幸福快樂。在八萬四千法門中,他強調,儘管我們要不斷地忍受痛苦,但幸福是我們最基本的與生俱來的權利。

與之相反,在歐洲發展起來的心理分析只有100多年的歷史。它的創始人和堅定的捍衛者,西格蒙德.佛洛德經歷了與年輕的釋迦牟尼佛完全不同的生活。在幼年時期,佛洛德倍感孤獨、掙紮和奮鬥的痛苦,接著經歷了反猶太主義、兩次世界大戰和失去孩子的精神創傷。

因此,在他的治療方法中,首先假定人類環境中有個固有的基本衝突,就是可以理解的了。佛洛德認為,就像在他周圍爆發的戰爭一樣,我們自己的靈魂,是具有另一種本能的狂暴情緒的戰場,這種本能不斷地尋求表現。他的較為悲觀的觀點是:我們能做到的最好的,就是找到一種方式昇華我們的性欲和攻擊欲,並接受「普遍的不快樂」。同時,他揭示了潛意識對我們的影響,認為如果認清了潛意識的本質,我們的生活就可以少些痛苦並且更加完美。

340926326_m

人們對佛陀釋迦牟尼與佛洛德方法的融合產生興趣,始於60多年前。在二十世紀50年代,心理分析家包括卡倫.霍尼和艾瑞克.弗洛姆,表示了他們不斷增長的對佛教禪宗的興趣,並認為禪宗的方法,在面對失去的痛苦和欲望的力量時,對於使人們如何真正地享受生活更有幫助。在此期間,越來越多的治療師和佛教上師參與到對話中,在各自的領域中探索,並謀求創新的方法,以促使這兩種方式融合在一起。

這些理論家們指出,這兩個傳統各有其獨特性及尚需克服的局限性。心理分析對於幫助人們瞭解他們早期的人際關係經歷如何影響其自我意識,並進而對以後的人際關係處理方式方面,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幼稚教育,以及每個個體對在此期間的照料者回饋的特別方式的重要性開始受到重視。評論者說,這種自我中心過程的的缺點是唯我主義,這個結果來自於太多年對個人奮鬥的剖析。

340917479_m

理論家們對於怎樣把佛教和心理療法結合在一起很感興趣,並指出在佛法修習中,唯我主義受到了強烈的挑戰。佛教對人類的痛苦提出更豁達的觀點,建議我們,無論對於早期的看護者還是個人的精神創傷,無論是根深蒂固的痛苦還是令人苦惱的人際關係,都可以通過思維世間一切無常獲得幫助,因為無常就是現實的本質。

並且,世間萬物都是相互依賴的,如:我們的食物、教育、醫療保健、伴侶。根據佛教的思想,沒有一個人能獨自度過一生,或者獨自獲得永恆的幸福。所以我們自然會彼此以誠相待,並認識到我們都希望幸福快樂、脫離苦海。

如今,想要瞭解個人經歷對其影響的西方人不斷增加,但人們又不想過於強調這種影響,於是促使這兩種糢式在思想及理念上不斷混合,並因此促使佛教和心理分析建立了真正的合作,而這種合作意味著會將心理健康水準引向新的高度。

來源:http://www.buddhistchannel.tv
翻譯:王篠汐、王篠藝/校對:圓唐 燿安
轉載自『智悲佛網』

你可能會有興趣

感恩護持《菩提資訊庫》 正法的傳承主頁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