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生死的孩子 — 刀郎的懺悔

刀郎是中國歌手中的特例——2004年的「刀郎年」,憑借一首《2002年的第一場雪》,他一夜爆紅,但他卻選擇了雪藏自己。

在追逐名利的紅塵文藝圈,刀郎低調得過度,拒絕過央視的採訪,很少出席公眾活動,以致北京娛樂圈曾經憤怒揚言要封殺他。

d1

其實刀郎很無奈,他不想讓自己火,他更在意的是妻子和女兒。因為他的出名,家人一度都不敢回家,因為家門口總是被歌迷和記者堵得滿滿的。為了一份平凡人的幸福,刀郎漸漸淡出了歌壇。

刀郎是佛教徒,但這卻是媒體很少願意關註的。當然,他同樣也是一個低調的佛教徒。

d2

2010年7月,那種痛在刀郎的胸口澎湃已久,終於脫口而出了——他在自己的部落格上向朋友發露懺悔,為自己親愛的哥哥的辭世,以及自己可恥的詛咒。當然,那是很多年前的故事了——後來,刀郎在他寫的歌曲《流浪生死的孩子》(雲朵版)中,放上了一段親自念誦的《地藏經》,它選自《地藏經》第十二品。

【刀郎版《流浪生死的孩子》】

讓我們來聽刀郎講述這個令人震動的故事吧,也許,你能理解,為甚麼刀郎的歌曲總有一種深邃的悲傷與曠世的蒼涼……

懇請您聽我講個故事吧:

曾經有一幸福的四口之家,父親母親加上兩個兒子。

哥哥比弟弟大五歲。哥哥的性格耿直剛烈,弟弟的性格自私倔強。

由於父母工作的原因,兄弟倆長期寄養在奶奶家,奶奶家的孫子孫女很多,除了照顧生病的爺爺還要照顧其他的孩子,所以很少有時間管教這倆兄弟。

哥哥因為父母不常在身邊於是覺得有責任管教弟弟,但是弟弟從小性格叛逆。

因為年紀都小,加上哥哥脾氣暴躁,長兄為父的想法讓他也從來不願講道理,只要三言兩語不對就拳腳相加。

年齡相差太大,所以每次打架弟弟總是吃虧,那時弟弟恨極了哥哥。

但是血濃於水的親情讓哥哥永遠挺立在弟弟的前面。

只要是弟弟在外面受了一點點委屈,當哥哥的拼了命也會去保護他。

有一次弟弟在外面惹了一個社會上的痞子,那人帶了三四個人到學校門口堵他,當時弟弟已經被打得滿地亂滾了,有認識哥哥的同學跑去通知了他。

哥哥一個人拿了根鋼管過來把人趕跑了,當然,回家後當哥哥的繼續又以父親的姿態收拾了弟弟一頓。

盡管這樣,弟弟還是被不羈的無明私憤蒙蔽了心性,在這樣的打打鬧鬧中一直恨了哥哥十幾年。

甚至在一次慘烈的爭鬥後,還跪在地上祈禱老天讓他去死!

直到有一次,那時哥哥已經二十歲,談了一個女朋友,比哥哥年齡大幾歲而且很漂亮,哥哥很愛她。

弟弟因為聽說女孩以前談過其他的男友,陰暗的心理讓弟弟毒舌的給了哥哥一句:綠帽子!

那一天兄弟倆打得天昏地暗,母親心疼弟弟,就責罵了哥哥,哥哥一怒之下就離開了家。

從此以後哥哥就再也沒有回來,因為離家後不到一個星期,哥哥就出車禍去世了。

哥哥是騎摩托時被車掛倒,又被後面一輛面包車從頭部碾過去,當場死亡。那一年哥哥二十,弟弟十五。

收屍的時候,弟弟摸到哥哥身體還是軟的。弟弟當時沒有一滴眼淚。

因為他內心充滿了恐懼,他覺得這是他的詛咒應驗了。

他覺得是他害死了哥哥,是弟弟的自私和仇恨害死了哥哥。

守靈那些天,弟弟沒有離開哥哥身邊一步,默默地守著他。

旁邊的親戚朋友都在感嘆兄弟的情義。

其實他們哪裡知道弟弟內心中的恐懼和懺悔……

d3

說到這裡,您大概知道這個自私狹隘的弟弟是誰了吧。

這個弟弟就是我:十五歲的羅林(編者註:羅林是刀郎原名)。那一年是我人生中最痛最憤恨的一年。

痛失親人,憤恨自己!

從我哥哥去世以後,我們家從此就沒有了歡笑。

父親和母親每天關在自己的臥室裡很少出來,媽媽讓家裡的大門一直開著,說要等我哥哥回家,因為走的那天哥哥沒有帶家裡的鑰匙。

我從來不敢直視我的父母的眼睛,怕看到他們獃滯的淚花,怕他們看到我心裡的嗟悔無及。

d4

許多年了,這個痛一直背負在我的身上。

6月22日那天我接到這樣一條簡訊:刀郎!祝你生日快樂!死日更快樂!

千萬不要誤會這是別人在咒我!我看到以後其實很開心。

這是一位斯裡蘭卡佛學院的比丘師父給我發的,他在玉樹地震後就一直待在那邊做志願者直到現在,盡管年齡比我小,但我很敬重她。

能夠直面死亡,才能更好地生活!

我們都是流浪生死的孩子,願我們都能記住這句話。

你可能會有興趣

感恩護持《菩提資訊庫》 正法的傳承主頁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