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伏山神

一次,尊者與僧眾前往夏忠寺。途中迷了路,晚上在一片寬闊的荒原上歇腳。剛點著篝火,就有兩只狼前來將一頭白騾子咬傷後溜走。

尊者對熱雜和沃熱兩人說道:「如果你們不能將狼殺死,就不要回來見我!」然後將火槍與彈藥交與他們。

兩只狼翻山越嶺,落荒逃竄。他們二人緊隨其後,毫不猶豫地奮力追趕。一眨眼,兩只狼忽然不知去向。

為了完成上師的命令,熱雜只得以懷柔等持勾召,沃熱以火槍射擊,兩只狼終於中彈而亡。

他們扛著屍體,步履艱難地往回走。天出奇地黑,伸手不見五指,他們深一腳、淺一腳,直到半夜才返回駐地。

尊者一直沒有就寢,等待著他們的消息。見他們順利歸來,高興地說:「你們幹得很棒!」

兩只狼的屍體被放在尊者身邊。等他們兩人吃飽喝足後,尊者拿著一根棍子,對著屍體猛烈地抽打。

兩只狼複活了,準備伺機出逃。尊者警告它們說:「你們必須承諾以後決不殺害任何眾生,否則,我就會讓你們嘗嘗被火燒死的滋味!」說著,就拿著棍子繼續痛打。

兩只狼痛苦不堪,涕淚四流,它們將頭蹭著尊者,作出恭敬頂禮的樣子,表示痛改前非。尊者將金剛放在它們頭上,並且宣布誓言:「若發誓從今往後決不殺生,你們就可以走了。」兩只狼圍著帳篷右繞三匝後,沒精打採地離去。

其實,這是尊者在降伏宗山的雪馬達策山神,狡猾的山神終於被尊者的威力折服了。

複活的旱獺腐屍

在一個良辰吉日,尊者前往康定的加拉國,途經莫尼的白色圍牆。

路邊有一片令人賞心悅目的草壩子,尊者說道:「我們在這裡歇歇腳。」大家謹遵師命,停下來點火燒茶。

此時,來了一只旱獺,不識相地發出「秋秋」之聲。尊者舉槍射擊,旱獺中彈身亡。

「沃熱,把屍體拿過來!」沃熱趕緊將屍體放到了尊者面前。

吃完飯準備出發時,尊者又說道:「沃熱,將旱獺的屍體放進它自己的洞裡,好好地保存,我們上來時需要它,千萬不要忘了!」沃熱按照吩咐一一辦妥後,一行人又夙興夜寐地趕往加拉國首府。

他們在當地廣做各種佛事,從初夏一直獃到仲秋,才辭行回返。

回到原地時,沃熱心想:最好還是現在提醒上師,否則,若越過山嶺再返回來就會很麻煩。連忙說道:「上師,旱獺的屍體您還需要嗎?」

「哦!當然。大家停下來燒個茶吧!」安頓好以後,尊者又說道:「沃熱,你去將旱獺的屍體,一根汗毛也不能丟下,完整地給我拿來。」

沃熱走到屍體旁,見屍體已完全腐爛,無數的小昆蟲正舐噬著臭氣燻天的腐肉。

他將屍體完整無缺地放在披單裡,帶到了尊者面前。燻人的臭氣讓他喪失食欲,尊者卻毫不顧慮,吃得津津有味。

臨將出發時,尊者開始加持旱獺的屍體,並用手去輕輕地撫摩。

旱獺複活了,口中發出「秋秋」的聲音,搖頭擺尾地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見到該場景,弟子們都瞠目結舌,生出極大的信心和歡喜心。

平時,尊者常使剛剛咽氣、體溫尚存的鷂鷹、旱獺、鳥雀和野獸複活,弟子們都見慣不驚、習以為常。像這樣屍體腐爛且遍滿小蟲,初夏死亡、仲秋複活的事例的確罕見。

尊者告訴大家:「這只旱獺是以前用血肉作供施的上師轉世,如果沒有遇到我,他死後將立即墮入地獄,萬劫不複。我將它的神識暫時遷移,讓它以身體償還了所欠的血債。」

作者:索達吉堪布

來源:《欽則益西多吉密傳》

你可能會有興趣

感恩護持《菩提資訊庫》 正法的傳承主頁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