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有啓發的兩個故事

假如有這麼一個人,他是一個佛教徒,必需遵守各種戒律,比如他不被允許登陸成人網站,不被允許隨意踩死螞蟻,或者騙別人說自己是處男(事實並非如此)。這個時候他發現一個孩子正在挨餓並處於彌留狀態,假如他不馬上為他提供一些食物的話,那麼這個孩子就有性命之憂。

但是非常遺憾的是,附近找不到麥當勞,即使是找到麥當勞,他也沒有錢付賬,他唯一的辦法是採取非常規手段來獲取一些食物,比如偷盜。

我們都知道,在多數情況下,佛教徒是不被允許偷盜的。這意味著他面臨著兩難的選擇,假如他救了孩子,就必須舍棄自己的戒律,假如他為了保全自己的戒律,就必須舍棄孩子。

他是舍棄孩子還是舍棄戒律,就是小乘佛教與大乘佛教的區別。我不確定一個小乘行者在這種時候會怎麼做(雖然小乘認為戒律更重要),但是對於一個大乘的菩薩來說,這個時候他應該做的就是舍棄戒律保全孩子,假如他確實沒有更好的辦法的話。假如他選擇保全戒律的話,那就意味著他認為自己更加重要。顯然一個菩薩持有這樣的想法是不可接受的。

我記得兩個故事,其中一個是關於佛陀的,在悉達多太子的前生,他曾經是一個船長,他發現他的船上有人意圖對其他五百位乘客下手,那個人叫短矛黑人。他知道這種行為會帶來甚麼樣的後果,為了避免這樣的事情發生,他毫不猶豫的殺掉了那位意圖不軌的短矛黑人。這樣做有兩個好處,一是避免了那位意圖不軌的短矛黑人因殺業墮入地獄,二是保全了五百乘客的人身安全。

但是對他自己卻非常不妙,我們都知道,在所有的惡業之中,殺業是排在最前面的。船長這麼做等於自己跑去替短矛黑人承受地獄之苦。不過船長並沒有因為他毫不猶豫的幹掉短矛黑人而受到懲罰,正好相反的是,他因為這不可思議的大悲心而淨除了很多世的業障,沒過多久,他就轉世成了佛。

還有一個故事。我記得是在中國古代,一個戰亂的年代,那時候有個酷愛殺人的屠夫,叫張獻忠,他的軍隊所到之處,姦淫擄掠無所不為。那時候有個和尚站出來,對他們的行為進行了強烈譴責並要求他們立即停止這種非人道的行為。

這是一位戒律非常清淨的高僧,並且從小到大都沒沾過葷腥,張獻忠聽到了和尚的建議,並且進行了認真考慮,然後答複說:我聽說你是個非常清淨的高僧,從小到大都沒吃過一口肉,假如你把我煮的這碗肉吃掉,我就答應你的要求。立即停止這種非人道的行為。

這位和尚聽了之後說:老僧為天下蒼生,何惜如來一戒。然後就把那碗肉吃掉了。張獻忠不能不兌現他的諾言。我想這兩個故事會對我們有所啓發。

在多數情況下,我們周圍總是找的到麥當勞(至少找的到煎餅攤),我們也不會窮到買不起一個饅頭,我們救護眾生也無需吞下一碗肉,因此,在多數情況下,我們完全可以把大乘的戒律和小乘的戒律一起守護好。偷盜和吃肉只有在非常特殊的情況下才可以考慮使用。

我見過有人因為不舍得花錢買花,而去偷別人的花供佛,我想他不至於買不起一朵花,因為他身上的外套至少可以換100朵玫瑰花。當我對他的行為提出質疑的時候,他告訴我,他是為了供佛,因此偷盜就成了可以諒解的行為。我不覺得這是個很好的理由。

假如他象我一樣窮,我還可以理解他的行為。不過事實並非如此。我們要註意的是,很多時候,我們會用這樣的故事為自己的行為辯解,但是我們無法欺騙自己,假如你的動機並非你所描述的那麼純潔,那麼即使你為自己找一個很好的借口,也無法欺騙因果。你一樣要為自己的行為買單。

你可能會有興趣

感恩護持《菩提資訊庫》 正法的傳承主頁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