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勒日巴與當巴桑結的會晤

尊者密勒日巴在雅龍腹崖窟居住的時候,一日,天將要明的時候,夢見一個獅面的空行母前來說道:「密勒日巴呀!印度的當巴桑結已經到通那山來了。你難道不去看一看他嗎?」尊者忖道:「我心中毫無疑慮或迷惑需要除遣,並沒有非要去看他不可的理由。但是當巴桑結是一位得了成就的人,去看看他也沒有甚麼害處。」於是尊者就修了一座瓶氣,然後向雅龍的通那山行來。

在山間遇見幾個商人,尊者就問道:「你們看見印度的當巴桑結來了沒有?」商人們說道:「我們不認識甚麼當巴桑結,但是昨天晚上在旅店中,我們看見一個留長胡子的印度佬,臉色綠黑綠黑的喲!」尊者想道:「這大概就是當巴桑結,這些商人不知道罷了。」於是就向山頂行去。

原來當巴桑結昨夜在慈悲客棧中安歇的時候,也夢見了獅面的空行母來鼓勵他去看密勒日巴。此時,當巴桑結也正向通那山行來。密勒日巴看見當巴桑結漸漸行近,忖道:「人們都說他具有無漏神通,我倒要考驗他一下。」於是就搖身一變,變成一叢鮮花長在路旁。當巴桑結越行越近,竟走過了花叢毫無知覺的樣子。密勒日巴想道:「人們說他具有無漏神通,看起來好像不可靠嘛!」

正在這樣想著的時候,當巴桑結忽地轉過頭來用腳去踢那一堆花,繼而想道:「哦!這是密勒日巴的身體所變化的,我不可以如此。」就對花說道:「你把空行的心命精要都用山歌隨便地唱出來了。爲了懲罰你,許多食肉空行已經把你的魂魄精氣和鮮紅的心肉都取走了。昨夜恰巧被我遇上,我們一起做了一次薈供,把你的精氣魂魄都吃得精光,所以你不會活過今晚。你現在死期已至,面臨死亡,你有甚麼把握嗎?」

尊者突地由鮮花變成人體,唱了下面這首《面臨死亡六種把握歌》,來回答當巴桑結:

我是離邊大雄獅,張露無懼之獠牙,
無怯坦臥雪山巔,此我正見把握也。
具足正見瑜伽士,面臨死亡心雀躍,死後解脫道上去!
我是鎮定之雄鹿,有角一切即是一,
坦臥樂明大原中,此我修觀把握也。
具足正觀瑜伽士,面臨死亡心雀躍,死後解脫道上去!
我是巨魚離十惡,十善金眼常回轉,
無間覺受河中游,此我正行把握也。
具足十善瑜伽士,面臨死亡心雀躍,死後解脫道上去!
我是證驗自心虎,法爾成就利他事,
漫行超越廣狹林,此我密戒把握也。
具足密戒瑜伽士,面臨死亡心雀躍,死後解脫道上去!
陰陽顯境之紙上,以明體心而書文,
深達無二之理趣,此我正法把握也。
具足正法瑜伽士,面臨死亡心雀躍,死後解脫道上去!
明淨力運之大鵬,能展方便智慧翅,
飛向無爲宮堡去,此我果證把握也。
具足果證瑜伽士,面臨死亡心雀躍,死後解脫道上去!

當巴桑結說道:「你講的這一套全無道理!用外物作譬喻來說明(內證境界)是不夠的!如果你是一個真正的瑜伽士,就應該能夠在當下之明體上有決定之悟解才行。」

20141105144526_etd7

尊者就唱了一個《心樂六種決定歌》:

空行自然聚會之靜處,獨自思維法義甚樂哉!
訪客勇父眾前我敬禮!
心契無生境中成無死,生死之相法爾自解脫,
此『見』決定我心樂融融,樂融融中自成圓滿尊。
無所修時心卻不散亂,定散差別之相自解脫,
此『觀』決定我心樂融融,樂融融中自成圓滿尊。
任運而行忽趨無滅境,形式造作之相自解脫,
此『行』決定我心樂融融,樂融融中自成圓滿尊。
無戒可持之時得無壞,一切戒相形式自解脫,
戒行決定我心樂融融,樂融融中自成圓滿尊。
不求果證境中得無懼,一切希懼之相自解脫,
果證決定我心樂融融,樂融融中自成圓滿尊。

當巴桑結聽了很高興地說道:「這些境界我以前已經經過了。西藏的修行人中,達成無所求、無作、無修的人就數你了。現在印度像你這樣的人也只有一個兩個而已,因此你也不需要我,我也不需要你。」說著就轉回身來準備離去。

尊者立即拉住當巴桑結的衣服說道:「聽說你有一個叫『息苦法門』的口訣,(著重)返觀內視因而能頓悟諸佛密意者,請你爲我唱一個歌解說一下好嗎?」

當巴桑結說道:「過去從來沒有人聽說過我會唱歌,今後也不會有人聽見我唱歌。」但是尊者極力懇求,當巴桑結終於唱了這首歌:

今說妙法息苦之法門:

男女諸魔群來會聚時,應觀彼爲密行之依處。
身患疾病苦痛發生時,將彼融合法性成一味。

微細妄念生起時,煩惱才起即斬之!
獨居隱處而臥時,坦露明體放置之!
身處眾人聚中時,隨顯境上直觀之!
昏沉來時高呼呸!散亂來時斬其根!
掉舉妄念頻生時,放彼住於心性中。
心識隨逐外境時,惺惺觀造如如義。
此即息苦法門道。
惡相現時觀爲福,隨念起時心樂然。
病苦來時以助道,遇任何境皆樂然。
死亡來時以助道,遇閻魔時心樂然。
此即息苦法門道。
三世諸佛密意也,金剛大持密訣也,
四部空行心命也,四部密續法訣也,
耳傳心要口訣也,方便口訣啓鑰也,

此即息苦法門也。

尊者聽了非常高興。當巴桑結忽然看見尊者的男根毫無衣飾遮掩,壘壘然垂在那里,於是說道:「身體的私處你不加遮掩,豈非瘋人的行爲嗎?你還是莫要這樣吧!」
尊者就唱了一首《瘋癲歌》回答他:
諸上師前恭敬禮,大恩師前我皈依,
祈除違緣及障礙,引我入法道相應。
密勒日巴瑜伽士,人人皆說已瘋狂,
有時自己暗思維,亦覺頗似瘋人焉!
我今略說瘋狂狀:
父瘋子瘋傳承瘋,傳承金剛大持瘋,
曾祖聖尊諦洛瘋,祖父那諾博士瘋,
老父馬爾巴譯師瘋,密勒日巴我亦瘋。
傳承金剛大持者,本來四身魔使瘋。
曾祖聖尊諦洛者,大手印魔使發瘋,
祖父那諾博士者,持明禁行魔使瘋。
老父馬爾巴譯師者,四部密續魔使瘋。
本人密勒日巴者,心氣二魔使我瘋。
無緣自明修觀瘋。無有希懼果證瘋。
無有造作戒律瘋。
發瘋不算鬼作害:
男鬼上師口訣害,女鬼空行加持害,
心樂妖魔洞中坐,悟用女鬼常潛游。
鬼魔不算病來侵,大手印病由後襲,
大圓滿病由前侵,瓶氣痼疾哀號泣,
智慧熱病上面逼,三昧寒病下面逼,
中間空樂寒熱激,口中吐出口訣血,
法性大樂漲胸肩。
病痛不算還有死:
見界廣闊偏見死,修界廣闊沉掉死,
行界廣闊僞飾死,果證廣闊希、懼死,
密戒廣闊造作死,三身之中瑜伽死。
明晨修士死亡時,不用白氈裹其屍,
卻見眾顯千萬色;裹屍不用草繩縛,
卻用中脈巨繩拴;抬屍不是子姪輩,
明體幼童挑肩頭;瑜伽死屍如是掮。
行徑不是灰土路,菩提大道作坦途,
開路四部空行眾,口傳上師作向導。
登山非土亦非石,普賢山上抬屍行,
墳場無狼亦無狐,方便智慧作游戲。
金剛大持巨冢中,葬我密勒之屍身!
當巴桑結聽了非常高興地說道:「瑜伽行者,你所說的『瘋狀』非常之好啊!」

來源:《密勒日巴詩歌集》

你可能會有興趣

感恩護持《菩提資訊庫》 正法的傳承主頁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