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僧阿姜曼傳奇系列 – 經過轉化的舍利 (第七章)

在阿姜曼荼毗後得到一些被分送的碎屑遺骨的人,都將這些遺骨安置在適當的聖骨匣裡,供奉頂禮這些遺骨以示對他的尊敬。荼毗後大家便分道揚鑣,各自打道回府,也就沒有再進一步聽到這方面的事了。直到四年後,泰國呵叻府Suddhiphon飯店與Siriphon Phanit商店的老闆Khun Wan Khomanamun先生,因為一場法會而回到了色軍府。他供養了一匹布給Suddhawat寺,這間寺院就是阿姜曼離世的地方,寺院的住持回贈他一塊從阿姜曼荼毗中得到的遺骨。他回到家後,決定將新得到的遺骨安置在四年前他安放阿姜曼遺骨的骨匣裡。當他打開骨匣後,他驚訝地發現那些在荼毗上得到的遺骨碎片全都轉化為水晶舍利了![i]他看到這個現象,因太過驚訝而為之亢奮。他趕緊派人去查看在Suddhiphon飯店裡另一個保存阿姜曼遺骨的骨匣,也發現那些遺骨全都變成了水晶舍利!原遺骨的一小部分仍維持粗粉末的狀態;但不久後,也都發生了一樣的轉變。最後,Khun Wan先生所有的兩個骨匣裡一共有三百四十四顆舍利,這是第一起阿姜曼的遺骨被發現轉變為舍利的實例。

這則奇蹟的消息迅速地流傳開來,很快就有人上門乞求想分一些舍利。Khun Wan居士是一個非常慷慨的人,他很慈悲地成全他們的請求。於是,他一次會分送一、兩顆舍利給他們;他曾有兩次很大方地送我一些舍利。第一次,我獲贈五顆;第二次,兩顆。我一共有七顆舍利。我獲得舍利後立即公開我擁有稀有之物的這件事。我非常開心擁有這些東西,但我的嘴卻不懂得適可而止保持緘默,最後我失去了 —— 一些女人來把它們給拿走了。但,奇怪的是,對於她們占我便宜這件事我竟一點都不感到難過,而且已經沒有什麼好宣傳了,我的嘴也終於懂得適可而止。

我有稀有之物的消息傳開後,第一批跑來找我並希望能一窺其物的都是女人。我把舍利拿出來後,首先,一個女人把其中一顆挑起來端詳;接著,另一個女人把另一顆也挑起來檢視。在我搞清狀況前,她們兩人都偷偷地把舍利放進自己的口袋裡,佯裝無辜問我可不可以也保有舍利?那種情況下,誰還敢要她們歸還,讓自己難堪兩次?就從那一次起,我已經沒有任何阿姜曼的舍利了。後來,聽說Khun Wan居士因為送出太多的舍利給其他的信眾,自己也所剩無幾了;於是,我不敢再去打擾他。

據我的了解,Khun Wan先生在呵叻府的商店就是第一處發現阿姜曼遺骨轉變為真身舍利的地點。從那時起,像這樣的舍利在許多地方都有出現,那些都是擁有阿姜曼遺骨碎片的居士以極敬愛之心持續供養的地方。即使到了今天,依然有人發現阿姜曼遺骨轉化為舍利的情形,然而這些有舍利的家庭都非常的低調,他們深怕其他人會跑來跟他們要求分享這些稀有無價的寶物。總之,如果內心不能與阿姜曼聯結的人,將會發現就算是連一顆舍利都很難獲得。只要看我就好:之前我也有幾顆,但因缺少必要的福德去看顧它們 —— 我只好交給其他人,讓他們代替我去看顧它們。

阿姜曼的舍利有許多神奇、不可思議的特質。有一位有兩顆舍利的人曾許下一個莊嚴的願望:如果舍利能由兩顆變成三顆,那麼他會將這三顆舍利分別看成是「三寶」 ——  佛、法、僧。沒多久,第三顆舍利真的由其他兩顆生出。另一個也擁有兩顆舍利的人也許了相同的願望,但結果卻事與願違,舍利不增反減,兩顆變成了一顆,這讓他大失所望。這個人跟我說了這件事,並希望我能給他建議。我跟他解釋不論是三顆、一顆,又或者只是尚未轉化的遺骨碎片,這些本質上都是阿姜曼身體的遺物,所以不該為了兩顆變成一顆而失望,因為它們一樣都是一種奇蹟,還有什麼比這件事更神奇的?甚至從阿姜曼頭上取得的頭髮樣本 —— 也就是每個月當他剃頭時所收集的,現在被許多地方的人保存供養 —— 也都同樣轉化為舍利。不管是哪一種情形,這些結果都一樣,都是在經歷一種本質上的轉變,都變成了舍利。

擁有阿姜曼真身舍利的人因為都非常地珍惜它們,所以他們都相當低調。但,若有人以懷疑的態度問他們阿姜曼的遺骨是否真的變成了舍利,這些人都會明確地回答「是」。如果他們接著被問到是否可以分出一些舍利時,他們只會笑著說他只有幾顆,所以不可能再給別人了,以此避免別人來索取。也因此,當時很難找到真的擁有阿姜曼舍利的人。即使是受他們所敬重的高僧來問他們,他們也只是含糊其詞顧左右而言他。對於這些如此尊敬與珍惜阿姜曼舍利的人,我們都必須以同理心來看待。

阿姜曼生前當老師的時候,其影響力無遠弗屆。他對追隨者所經歷的焦慮感與精神上的壓力,都有非常有效的舒緩方法。許多人都曾說,當他們決定造惡,或心情焦慮煩躁,甚至想殺人報仇時 —— 只要一想到阿姜曼,這些負面情緒與想法就會立即消退,就好像阿姜曼以清涼的水澆熄他們熊熊燃燒的心,讓他們能看清自己的邪見,他們有害的負面思惟就這樣煙消雲散了,這種釋放的輕安感使他們當下很想在他的面前五體投地頂禮。許多在家追隨者也都證實過這一點,所以一定還有更多使用憶念阿姜曼的力量而成功降服惡念的例子沒有公開。同樣,也有許多比丘使用對阿姜曼的信心力量來降伏他們心中的慾望。

在阿姜曼的一生中,教過數不清的人,他們也因此變為正直與善良的好人。從他成為比丘之後,至少有四十年的時間都花在教導全國各地的出家與在家人。只要想一想在四十年的歲月中,有多少的出家與在家眾接受過他的指導。如果我們只講到比丘,那些有禪定成就的人就已不計其數了。這些比丘後來都成為了阿姜(禪師),教導他們的弟子如何開展未來堅定的路。這一切都肇始於阿姜曼的努力開拓,將修行的知識與心得傳遞給他人。若沒有他的指引,他們就找不到正確的路,更別說去指導他人修行。

要在心中打下一個穩固的心靈基礎,讓它能合理、適切地固定住,這項工作極其重要又困難 —— 遠比我們以前所從事過的任何工作都還要困難。心靈的建設,就像其他的工作一樣,要聽從心的領導。事實上,善與惡,是與非,心既是一切事件的始作俑者,也是導演。由於在一切的道德議題上,心同時扮演仲裁者,也扮演監工,那麼當它愈了解自己及它與善、惡、對、錯等事件的關係時,它就愈有能力以一種平穩、安全、喜悅的方式來扮演自己。我們這些人,既然都知道了阿姜曼這方面知見的奧秘,就該以不可動搖的信心來禮敬他。當他還在世的時候,我們就不斷感受到他知見的奧秘,就算如今他已遠去,我們仍然不會忘記。我們不禁以深深無盡的感激來追憶他。

當談到開展人心時,阿姜曼是評價最高的老師 —— 直觸世人生命重要核心的一種開展。一個在「法」中開發良好的心是不可能承受不利的果報。不但如此,我們敢說,一個已經充分開發的心是絕不可能承受任何不利的果報,一切的行為都會帶來有益的善果。若適當的心靈開展跟得上物質開發腳步的世界,肯定是一個真正進步的世界,人們一定能平安又快樂的生活在其中。當物質世界必須以損傷心靈世界來當作進步的代價時,人類的心會一直燃燒,於是乎世界將大規模經歷鬥爭、壓迫、剝削、墮落腐化,像這樣的世界就等於是提前看到了地獄之火。如果你想事先知道地獄之火是怎樣的一個情況,你只要去看缺乏心靈開發的世界就好;也就是不斷受到負面心靈所污染的世界。當心靈被忽視,人類的行為就會出現偏差、不道德、令人惱怒,甚至相當有攻擊性。正因如此,一個被不當的行為所支配的世界根本就毫無幸福可言與值得稱許之處。

了解到這一點後,聰明、有智慧的人會重視心靈的開展勝過任何的事物 ——  畢竟那些都只是心靈的產物。一旦心靈得到了良好的開展,緊接著它主要的影響力會淨化人的一切行為,於是乎這個世界會在心靈已開發的智者領導下享受著平安與幸福,他們會依循「法」的原則,以理智去努力治理社會。

對那些聰明絕頂但缺乏心靈修持的人,我們千萬不能輕易去讚美或相信他們,就算他們聰明到能上外太空去探索太陽、月亮、星星。這種世俗的成就並沒有那麼重要;特別是對自己的錯誤或散發危害社會的毒素卻不自覺的那種有問題的聰明。如果盲目地運用這種「聰明」的知識,很可能會導致如動物般的掠奪行為,無情地攻擊並吞噬彼此,並深信這麼做是滿足慾望的一種聰明方法。不管我們的社會地位是什麼,真正的聰明才智是我們運用理性原則的能力,能帶給我們自己與他人繁榮昌盛,沒有必要靠文憑來證明它。能帶給我們自己與他人和平與幸福的思想與行為才是真正智慧的果實;應該這麼說,它們認證了自己。我們沒有必要靠吹噓自己的文憑來證明自己的智商,事實上,這種認證可能背地裡變成了一種不道德的掩飾。如果是這樣,手段偷偷摸摸,但對他人造成的侵擾卻清楚可見 —— 製造出的麻煩到處都清晰可見。

這就是當心靈開展被忽視時所產生的危害。誰會相信物質單獨的開發 —— 心被無明與私欲腐蝕的人所駕馭驅使 —— 會帶給這個世界真正的和平與繁榮?只有對道德議題完全沒有感覺的人才會接受這種觀點。那些心靈有開發與未開發的人,他們在行為上的差異有如白天與黑夜之別。正因如此,佛陀不鼓勵開發神通的禪定成就,例如:飛天遁地,或在水面上行走。他不會去稱讚這方面的智慧,相反地,他會稱讚在品德方面付出努力,徹底提升自己的那種智慧,不管他是透過禪定成就或其他方法來達到這個目的。像這樣的人,對自己或他人都是一種福報,因為知足才是決定我們的世界到底有多幸福的主要關鍵因素。依著無常的變易性,就算我們的健康狀況或生理需求可能都不穩定,但只要我們的心能少欲知足,我們就能幸福安樂,可抵抗難以承受的生活。

阿姜紹與阿姜曼的遺骸自行轉化為舍利的這件事引發了一些問題。就在阿姜曼的舍利第一次出現的時候,這項奇蹟的消息沒多久就傳開來了,很多人好奇為什麼一般人的遺骸不能也轉化為舍利:畢竟,阿羅漢的遺骨與凡夫的遺骨都是由同樣的元素所組成,為什麼只有阿羅漢的遺骸可以變成舍利?兩者間在本質上有什麼不同?

簡單講,我個人的解釋就是「心」,或稱做「心識」,就是基本、關鍵的因素。雖然「心」對一切的眾生來說是很常見之物,但每一個人在力量與質量方面卻有著很大的差異。就阿羅漢來說,他的心是無漏解脫心(沒有煩惱、沒有垢染的心),也就是全然的清淨;而另一方面,一般凡夫的心,卻是雜染的心;也就是受無明所染著。不管是哪一種情況,心的本質 —— 是主要且根本的動力 —— 對於身體所屬的各種因緣有著決定性的影響。比如說,阿羅漢的心是純然清淨的,那麼它很可能有能力連帶淨化了身體的各種成分,也因此,使得他的骨骸轉變成舍利。雖然一般凡夫的身體也是由相同的成分所組成,身體的主宰「心」卻充滿著無明煩惱,它沒有能力去淨化身體的成分。因為身體的成分沒有被淨化,所以一般凡夫被火化後的遺骸仍未改變,這也反映出了他的心不清淨。我們可以這麼說,被淨化的身體成分就等同於聖者的無漏心,而凡夫的身體成分則等同於凡夫的煩惱心。進一步來說,阿羅漢的心,他的身體成分 —— 迥異於一般的凡夫,因此他的骨骸也一定不同。

然而,我不確定的是,是否所有的阿羅漢死後遺骸都會自動轉化為舍利。一個已達到阿羅漢程度的人,在他證得阿羅漢的那一刻梵行已立(全然清淨),但問題是,當每一個阿羅漢的身體被火化後,他的遺骸是否都會變成舍利?阿羅漢與阿羅漢之間,在他們分別證果與離世般無餘涅槃的那一刻,時間上存在著重大差異。住世的阿羅漢,在他證果後身體也維持了好一段時間,所以當他們離世般無餘涅槃後,就非常有可能變為舍利,這涉及到時間長短的問題。阿羅漢的心藉由不同的生命維持系統在身體方面維持著目前的身體成分,例如呼吸。而同時,阿羅漢每天都會在各地持續他內在禪定的修持,禪定會逐步淨化他的身體成分,直到他梵行已立(全然清淨),結果在他離世般無餘涅槃之後他的遺骨就會變成舍利。但我不確定阿羅漢的遺骨,在他證果後就馬上圓寂,會真的變成舍利,因為他的身體並沒有受到跟上述一樣長時間的淨化歷程。

一個被歸類為緩慢且循序漸進證果的阿羅漢,他可能在證得阿那含三果的時候,便卡在那裡停留了一段很長的時間。在他的心有足夠的力量與技巧超脫輪迴之前,他必須花很多的時間在阿那含果與阿羅漢道之間來回地內觀。為了達到阿羅漢果的阿那含內觀過程事實上就是一種淨化身體成分很有效的方法,當最後證得阿羅漢果時,在他離世般無餘涅槃之後遺骨就可能已經變成了舍利。但另一方面來說,我不確定一個很快就證得阿羅漢的人,當他立刻離世般無餘涅槃時,也一定會變成舍利,因為他的無漏清淨心並沒有太多的時間去淨化他的身體成分。至於一般凡夫的有漏煩惱心,根本就沒有能力將遺骨變成舍利。

不是只有阿姜曼的遺骸很清楚地變成舍利,有一些舍利自己也發生了一些驚人的改變。就如同我之前提到的,有兩顆舍利的人許下一個神聖的願望,希望它們能變成三顆,結果就真的多出了一顆作為回報;但也有許願得到第三顆的人,結果竟反而從兩顆減為一顆。雖然這些都看似不可能,卻都真實上演了。

還有另一個神奇的例子,有一個在早上得到兩顆舍利的人,到了傍晚他再去看的時候,竟發現已經變成了三顆:從早上到傍晚這麼短的時間,它們竟然從兩顆增加到三顆。事件中的主角是一位高階政府官員,他對阿姜曼有很強的信心,從阿姜曼般涅槃到他荼毗的這一段期間,這個人幾乎在荼毗各方面都極盡安排之能事。一位上座從呵叻府的Khun Wan先生那裡獲得一些舍利,他感念這個人的熱心協助,於是在某天的早晨送給他一對舍利當紀念。當這份珍貴的禮物交到他的手上時,那一刻他感到一股排山倒海而來的喜悅。但當時他手邊沒有適合的東西可以放,他只好暫時拿一個空的鼻煙壺來放舍利。他蓋緊蓋子,將鼻煙壺放進襯衫的口袋裡,扣好扣子,以確保不會遺失。那天早上他離開寺院後,這個男子就直接去上班。他一整天都不時想起自己收到的舍利,一直處在光明、喜悅的心境。

傍晚他回到家後,他興奮地告訴家人他收到了一份從未收過的天大禮物。等全家人都圍上來看是什麼東西時,他作了一個適合放置舍利的聖龕。他打開鼻煙壺的蓋子要倒出舍利時,他驚訝地發現,裡面有三顆舍利。這一幕更加深了他對阿姜曼的敬仰,他抑制不住收到舍利的喜悅,歡喜到不能自已。他大膽對妻子與孩子宣稱這真的是一項奇蹟 —— 這就是阿姜曼真的是阿羅漢的證明。但他的家人卻有些懷疑,也有點擔心,可能是他早上的時候算錯了。他不接受這樣的說法,激動地爭辯他確實記得早上從上座那裡得到的只有兩顆舍利,他堅稱他是以極大的歡喜與敬意接受,就算在工作中,他仍記掛在心裡,不斷想著「兩顆舍利,兩顆舍利……」,彷彿變成了一種禪修的業處了,所以他怎麼可能會忘記有幾顆舍利呢?他告訴他的家人如果他們仍有懷疑,明天他就帶他們去找那位上座證實,這樣他們到時就會相信他說的都是真的。但他的家人不想等,他們決定立刻就去。於是,他們都一致決定直接出發。就在抵達寺院時,這個高級官員問上座早上到底是給他幾顆舍利。

「我給你兩顆了,你為什麼這麼問?是不是掉了一顆?」

「不是,一顆都沒掉。事實上,它們還增加了一顆,所以現在我有三顆。我會這麼問,是因為我返家打開壺蓋倒出舍利時,竟然有三顆,而不是我期待看見的兩顆。這讓我高興到顫抖不已,我趕緊告訴我的太太跟小孩,但他們都不相信我,說是我算錯了,他們堅持要我回來跟您確認。現在我知道真相,我更喜悅了,怎樣?你們還有什麼話好說?現在相信我了吧?」

他的太太笑著說她只是擔心他可能算錯了,又或者他是在跟她開玩笑,她只是想要確認而已。既然真相已大白,她當然相信了,她不會否認這個事實。這位上座也笑著對她解釋這件事發生的經過:「今天早上我給你先生兩顆舍利,那是因為他對阿姜曼及其他的僧眾總是特別的熱心。從阿姜曼離世後到荼毗的這段期間,他提供了非常寶貴的協助。我一直感念在心,這些舍利在現今極為稀有,所以,當我從呵叻府的Khun Wan先生那裡得到幾顆舍利後,我就為妳的老公預留了幾顆當作紀念。阿姜曼算是第一位我遇見過遺骨會轉變成舍利的人,雖然這種事情在古代的文獻中就已提過,但我從來都沒有親眼見過,現在我已經目睹不容否認的證據了。請將它們保存在適當的地方,並好好地照顧它們。萬一有一天它們突然消失了,到時你們的失望恐將遠遠超過數量增加時的喜悅。別說我沒提醒你們,阿姜曼的舍利有非常神奇的性質。當它們只是為了你們而在數量上輕易地增加,但如果你們不恭敬,它們一樣能輕易地消失。請將它們放在顯眼的高處,每天早晚敬拜它們,它們可能會為你們帶來一些意想不到的好運。我確信阿姜曼絕對是一位梵行已立的比丘,但我不常對別人提起這件事,因為我怕他們會認為我是神經病。你要明白,人們總是容易負面思考,去相信負面的事情;他們很難去正面思考,去相信光明面。也因此,要找到惡人很容易,但要找到善人卻很難。反觀我們自己,我們可以發現我們都太傾向於負面思考,而非正面思考。」

當上座說完後,這位高階的政府官員與他的妻子恭敬地向他頂禮並辭別,滿懷歡喜地回家。

我提到阿姜曼舍利的這些奇特與神奇的性質,可能會讓讀者思索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這些現象。想要從科學的角度找到證據的人恐怕很難遇到經驗上的證據。因為像這類的事情對於仍有煩惱的人來說是不可能揣度的,他們是不可能找到任何一點證據來支持他們的臆測。阿羅漢與我們一般人在身體成分上的差異,清楚地呈現在一個事實上,那就是阿羅漢的遺骨會變成真身舍利。至於有無明煩惱的凡夫的身體成分,就算火化了一百萬次,也絕不可能有相同的結果。因此,顯然我們一般人是不能與阿羅漢相提並論,光憑他的心是清淨的這一點,就足以使他以獨特不可思議的方式鶴立雞群,而他的成就應受到世人的恭敬與供養禮敬。

本書的網路版收藏在「祇樹給孤獨園林」的網站裡(「祇樹給孤獨園林」的網址:http://www.charity.idv.tw/;「阿姜曼正傳」網路版的網址:http://www.charity.idv.tw/r/r.htm)。

你可能會有興趣

感恩護持《菩提資訊庫》 正法的傳承主頁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