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的玄奘

(註:存世最早的玄奘法師畫像,載於明代木版刻印大藏經《洪武南藏》之《大乘百法明門論疏》卷首。中間爲玄奘三藏,左右分別爲他的弟子窺基法師、慧沼法師。畫面中的玄奘法師,右手執筆在硯台邊沿,拭墨欲書,左手附於紙端,表情穩重大方,神採俊逸。跟傳爲玄奘取經圖的胡僧或者日本僧畫像判若雲泥。)

《西游記》是中國四大名著中唯一一部神鬼小說,這本成書於明朝中葉的小說,自問世以來在中國乃至世界各地廣爲流傳,被翻譯成多種語言,其普及度超過了其他三部名著。書中所描述的幾個典型人物——機智多變、神通廣大的孫悟空;憨厚幽默、愛耍點小花招的豬八戒;忠厚老實、勤勤懇懇的沙和尚;不畏困苦、立志取真經、但不免又有些不明事理的唐僧,幾乎是家喻戶曉。「大鬧天宮」「三打白骨精」「三借芭蕉扇」等故事尤其爲人熟悉。

明代《玄奘譯經圖》中的玄奘像

明代《玄奘譯經圖》中的玄奘像

小說《西游記》描述了唐僧師徒四人一路降妖捉怪,历經九九八十一難,最終從西天佛祖如來那里取得真經的故事。由於历史上真有位法名玄奘的唐代高僧去印度「西天」取經,在中國佛教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因此,有些人難免會將小說中的人物與現實中的人物混爲一談。事實上,神話小說《西游記》雖取材於玄奘取經的故事,然而書中描述的那位玄奘已經被神化,求法取經情節幾乎都是想象編造出來的,至於玄奘的三位弟子孫悟空、豬八戒、沙和尚也皆屬虛構。

真實的唐僧一路上雖然沒有遇到甚麼妖魔鬼怪,但其历程也極其驚險。

爲甚麼出家?

在吳承恩的小說《西游記》中,唐僧的出生有著傳奇的經历:唐僧的父母在船上被姦人所害,唐僧出生後也差點遭滅口,幸得母親偷偷把他放入木盆順江漂走,才算保住性命。小唐僧在漂過金山寺時被法明和尚所救,取乳名叫江流,成人後取法號叫玄奘,從此與佛祖結下不解之緣。

真實的玄奘出生經历至今還是個謎,他生於何時、何地,目前還沒有定論。一般認爲,玄奘於隋仁壽二年(602年),生於洛州緱氏縣(今河南省偃師縣),出家前姓陳名禕,玄奘是他出家後的法號。

玄奘大師傳

那麽,玄奘出生時是否有甚麼異常跡象呢?在《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中,曾有這樣一段故事:大師初生時,他的母親夢見一位白衣法師向她辭行,法師說:「爲了求法,所以要西行。」這位白衣法師就是玄奘。雖然這只是一段傳說,但玄奘法師小時候的表現不同常人確有其事。

另有一種說法是,玄奘大師是父母晚年所生,當時他的父親大約在五十歲左右。晚年得子,讓父母對他格外疼惜。玄奘幼年時聰穎早慧,過目不忘,日記千誦。

玄奘大師是佛學奇才,那麽他是如何出家的呢?《西游記》中記載,玄奘是如來座下金蟬長老轉世,踏上西天之路是命中註定的。在《大唐故三藏玄奘法師行狀》和《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中,都將玄奘出家的動機解釋爲對佛法的崇信。相比之下,道宣在《續高僧傳·唐京師大慈恩寺釋玄奘傳》中的記載則頗爲微妙,其中提到「少罹窮酷」四個字,似乎暗示玄奘是因爲少年時期生活困頓才出家的。

按照《續高僧傳》的記載,玄奘的家境開始還是不錯的,祖父和父親都是博學多才的知識分子,其父陳惠曾是縣官,母親是隋洛州長史宋欽之女,玄奘法師是第四子。玄奘的母親在他5歲的時候就去世了,8歲前他的父親又因年邁多病而辭官歸故,這造成了玄奘幼年困頓的局面。

玄奘的二哥首先出家,法名長捷,住洛陽淨土寺,玄奘經常跟隨他去學習佛教經典。13歲時玄奘也出家了。成年後玄奘便雲游各地,參訪名僧。先後向慧休、道深等高僧學習貫通眾多佛教經書,造詣日深。

那麽,是誰促使玄奘西行取經?他西去取經的真正目的是甚麼?在小說中是這麽說的:觀音菩薩在唐僧舉辦水陸法會時,問他是否會談大乘法。唐僧正苦於在國內學不到大乘,就很虛心地向菩薩請教,菩薩趁機指點他到西天取大乘經普度眾生。於是玄奘主動向唐太宗請纓,踏上了漫漫西行道路。

然而,真實的情況是:在中國历史上,早在玄奘之前就有很多人西行取經,這些事跡讓玄奘心生向往。其中東晉僧人法顯的成功及其所撰《佛國記》,更直接激發了玄奘求取佛教經典的決心。另外一個促使玄奘西行的重要原因是,玄奘在學佛過程中發現,當時佛教界對同一經典的詮釋存在巨大差異,這種歧義不能相互統一、協調,對於佛教的發展是明顯的隱患。

唐武德九年(626年),玄奘在長安遇到來自中印度的僧人波羅頗密多羅,他是印度那爛陀寺權威佛學家戒賢的弟子,能記誦大小乘經典十萬頌。玄奘聽到這個消息如獲至寶,親自登門向這位印度高僧請教。玄奘聽他說戒賢深諳百家佛學經典,並且正在那爛陀寺講學,於是立下西行求法的決心。

西行的真正障礙

看過《西游記》的人都知道,唐僧西行途中的最大障礙來自妖魔鬼怪。在小說中,唐僧是由唐太宗親自任命去西天取經的。臨行前,唐太宗親自將通關文牒交給唐僧,還與他結拜爲兄弟,對他非常支持。然而,真實的玄奘在西行伊始,最主要的障礙卻來自朝廷。

初唐時期,國家初定,邊界不穩,國人不允許出境。貞觀元年(627年),玄奘幾次三番申請「過所」(即通行證,小說中的通關文牒),以西行求法,但未獲唐太宗批準。此事並沒有打消玄奘西行求法的念頭,他決心尋找機會西行。根據當時規定,私度邊關比私度內地關隘懲罰更重,所以他的這個決定非常危險。貞觀三年(629年),長安遭遇大災,政府允許百姓自尋出路,玄奘借機混入災民中偷渡出關。那年,玄奘剛好27歲。從這一天開始,他踏上了一條充滿未知的道路。

真實的玄奘具有堅定的勇氣和過人的膽識,完全和小說中膽小怕事的唐僧不同。

玄奘的西方行历程雖沒有九九八十一難,卻也危機重重,多次險些被抓,但他最終都能順利過關。

玄奘到達涼州(今甘肅武威)地界時,住了一個多月,爲當地僧眾祭壇說法,很受歡迎。涼州是甘肅河西走廊的一個大都會,是「絲綢之路」上的一個重鎮。當時爲防備頡利可汗的突厥軍隊侵擾,涼州都督李大亮接到朝廷聖旨:封鎖邊關,禁止人員西行。當玄奘打算繼續西行時,涼州守關官兵不敢自作主張開關放行,只好先行呈報李大亮定奪。李大亮知道玄奘的名聲,讓部下轉達他的命令:不許西行取經,立即回京。

玄奘頓時陷入進退兩難境地。也許天無絕人之路,涼州有一位叫慧威的和尚幫了他。慧威是河西一帶的佛門領袖,很有權威。慧威得知李大亮的限令後,決定幫助玄奘。他派了慧琳、道整兩個弟子護送玄奘偷偷出關。白天官兵防守甚嚴,無法出關,於是他們夜半更深時找個無人處順著繩索偷偷出城。

玄奘在慧琳、道整兩個和尚的護送下,一路上風餐露宿,晝伏夜行,幾日後到達瓜州(今安西)。瓜州刺史獨孤達敬重佛法,聽說玄奘法師來到,熱情款待。此時涼州都督李大亮追訪玄奘的公文很快也跟來了。他們對玄奘的身份產生了懷疑。一個叫李昌的官員私下將公文拿給玄奘看,並問道:「法師是不是此人?」玄奘遲疑著不敢作答。李昌又說:「請法師說實話,如果你就是玄奘,我爲你想辦法。」玄奘只得如實相告。知道實情的李昌爲玄奘的行動和精神所感動,當著玄奘的面撕掉文書,讓他盡快動身。離開瓜州後,他爲了避開官府的盤查,不敢公然行官道,卻又必須依傍官道,以免遭迷路,但隨時有遇到官兵的危險。

在瓜州以前,玄奘雖然也遇到了困難,但基本上還算是一路順利。從瓜州開始,直到伊吾(今新疆哈密)之間的九百里旅途,才是玄奘西行求經最爲艱難的一段。

瓜州最大的自然特點是沙漠和大風。玄奘告別李昌後,景況就很不妙了。首先,他來時所騎的馬死了,從涼州來的兩個僧人也相繼離他而去,再加上前路艱難,沒有人願意冒險給他帶路,玄奘心里一片憂慮。就在這時,有個胡人石磐陀願意與他同行。可是這胡人並非忠實的路伴,進入沙漠後,因爲畏懼,中途丟下玄奘,回去了。無奈,玄奘只好一個人硬著頭皮偷偷穿越五個烽燧,進入了八百里大沙漠——莫賀延磧大沙漠。在穿越中,他差點兒被守護的士兵射中。進入沙漠後,雖然沒有官兵的威脅,但來自大自然的危險更恐怖。沙漠中獨特的海市蜃樓現象,猶如鬼魅魔影,時時纏繞著玄奘,而遮天的大漠風沙不時從他身邊裹挾而過。此時,唯一的水囊又不幸失手掉在地上,水灑得一滴不剩。玄奘想到了退卻,並且真的退卻了。他往回走了十多里,但最終又折回頭,向西而去。五天後,在沒有水又迷了路的情況下,玄奘奇跡般地走出了沙漠,到達西域第一站——伊吾,又過數日,到了高昌國(今新疆吐魯番縣)。

image

在高昌國內,玄奘再次遇到阻撓。

高昌國王麴文泰聽說玄奘到來,遣使迎候,並與玄奘結拜爲兄弟。他希望用盛情把眼前這位博學的僧人留在自己的身邊。玄奘的西行路途再一次受阻,他以絕食抗爭,以表他西行的決心。到了第四天,玄奘已經非常虛弱了,鞠文泰只好同意放他走,而且提供了難以想象的豐厚物資。臨行前,麴文泰要求玄奘從印度返國路過高昌國時,留住三年,還要求講經一個月後才能走,玄奘一一答應。

離開高昌時,玄奘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取經團隊,總數達到了三十人。這個團隊只存在了很短的時間,隨後的一場大雪崩和高原反應奪去了大多數人的生命,只有兩個弟子和玄奘僥幸存活。

631年,玄奘穿越了二十多個國家的國土後,終於踏上印度國土,看到了那爛陀寺。

此後,他在這個世界上最早的佛教大學里,開始了長達十多年的學習。這期間,在戒日王舉辦的一次全國性的辯論大會上,玄奘的聲名大噪,自此,玄奘在印度聲名遠播,無人能及。

641年,玄奘辭別戒日王準備回國,他決定沿著絲綢之路北線,經過高昌國回長安。按照他與鞠文泰的約定,玄奘原本要在高昌國停留三年,但在東歸途中得知,高昌王鞠文泰已經不在人世,此約定未能實現。兩年後,玄奘回到中土,受到官方和民間熱情的歡迎。

徒弟和白龍馬

123478540_11n

神話小說中,玄奘不僅在路上收服了四大弟子:孫悟空、豬八戒、沙僧、小白龍,還帶了觀音的三寶:錦蝠袈裟、九環錫杖、三個金箍,以及禦賜的金缽等。神仙開道,白龍禦行,這是何等的威風,然而現實中的唐僧就沒有這麽幸運了。非但不幸運,簡直是不幸。

玄奘一路西行得到很多人幫助,但不是徒弟,如果說一定要找一個徒弟的話,胡人石磐陀勉強算一個,只有他是主動請玄奘爲他受戒的。

由前文可知,現實中的唐僧起初只有一人,步行五萬里才到達西域。當地一個叫慧威的和尚很同情玄奘,派弟子惠琳、道正護送他西行,他們晝伏夜行至瓜州(今甘肅省安西縣東),兩名僧人就回去了。玄奘在瓜州買到一匹馬,但苦於無人相引。此時胡人石磐陀來請玄奘爲他受戒,並自願當玄奘的向導。有學者認爲這個石磐陀就是《西游記》中孫悟空的化身。石磐陀是玄奘收的第一個弟子,而且身份是向導,這一點和孫悟空的身份非常吻合。而且自從玄奘爲石磐陀剃度以後,石磐陀這個胡人就成了一個胡僧,胡僧與孫悟空的俗稱猢猻在發音上非常接近,可能是在流傳過程當中發生了音變,也不是不可能。但是這個胡人沒有像孫悟空一樣堅持到底,走到中途就一去不複返了。

從這一刻開始,玄奘只剩下了孤身一人,而他的前方是茫茫沙漠。在沙漠中,玄奘迷路了,這本就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沒想到禍不單行,他的最後一個水囊也被打翻。在經過四天五夜滴水未盡的折磨後,玄奘奄奄一息,這位虔誠的佛教徒躺在沙漠中默念觀音。對於玄奘而言,觀音只是他保持生命的精神支柱,真正幫助他走出困境的是匹棗紅色的瘦馬。顯然,這是一匹具有豐富旅行經驗的老馬,它把玄奘帶到了一口泉水旁邊。與英俊的白龍相比,這匹馬連原型都算不上了。

玄奘在西天拜見到了誰?

在《西游記》中,唐僧要到達的目的地是西方天竺的大雷音寺,拜見的是如來佛祖。而現實中,玄奘西行的目的地沒有雷音寺,更沒有如來。真實的如來即釋迦牟尼,誕生於前六世紀,並於八十歲涅槃,而玄奘西行已經是六世紀的事情,中間已相隔千年,玄奘到那里當然見不到如來了。

玄奘要去的是當時令眾佛教徒無限神往的佛教聖地那爛陀寺(在印度比哈爾邦巴特那以東的巴臘貢邨),它是當時印度佛教界的最高學府,在此大小乘並舉,以大乘爲主。玄奘到達這里時受到的迎接盛況和小說有得一比。那爛陀寺的僧眾聞玄奘已抵金剛座,特派四位長老前往迎接,更有二百餘僧與千餘檀越捧幢蓋花香前來迎引,在眾人的贊嘆圍繞下將玄奘迎入那爛陀寺。

玄奘到那爛陀寺時,正是德高望重的戒賢大師住持此寺。這時,戒賢已百餘歲,據說是留壽等候玄奘的,可見他對玄奘異常器重。玄奘在那爛陀寺學習五年以後,又四處游學,游历數十個國家,虛心向名師請教。隨後又回到那爛陀寺,向他的老師戒賢匯報學習情況,受到戒賢的贊賞。

唐貞觀十六年(642年),印度戒日朝的國王在曲女城舉行了佛學辯論大會,請玄奘爲論主,參加者有五印十八個國王、三千個大小乘佛教學者和外道兩千人。當時玄奘講論,大家可以隨便提問題,但無一人能難倒他。此次辯論讓他名震五印,並被大乘尊爲「大乘天」,被小乘尊爲「解脫天」。戒日王又堅請玄奘參加五年一度、历時七十五天的大法會。會後,玄奘決定啓程歸國。

玄奘回國的消息傳開以後,戒日王千方百計地挽留他,迦摩縷波國的鳩摩羅王表示,只要他留在印度,就爲他造一百座寺院。可是,這些優厚待遇並沒有動搖他回國的決心。

回國盛況

小說中對唐僧歸唐的經過簡單帶過,直接由如來座下的金剛駕著祥雲護送回國。只提到師徒四人回到大唐後,受到盛況空前的迎接。

現實中,玄奘歸國的路途確實是平坦無阻的,而且有人護送,但不是神仙,而是由幾個國家的國王以接力形式護送回國。貞觀十九年(645年)正月二十五日,玄奘返回長安,迎接的陣仗也是空前的。「道俗奔迎,傾都罷市」,無論僧俗都來迎接,以至於整個首都的市場都停了。玄奘回到長安的第二天,就在朱雀街之南陳列他從印度帶來的佛經佛像。

《西游記》的結局,說唐僧師徒將經書送回大唐後,又由金剛帶回西天,如來給幾個人分別授了職位。真實的情況是,玄奘回國後,唐太宗曾讓他還俗輔政,但被大師婉言拒絕,他的心思都在翻譯帶回的經書上。

玄奘回國後的大部分時間放在翻譯工作上,他一生共譯佛教經論75部1335卷,無論是翻譯數量,還是質量,都是空前的。他還創造性地發明了新譯。以前的翻譯方式叫舊譯,舊譯以真諦和鳩摩羅什爲代表,舊譯者多爲外國人,這些人因不精通漢語,或者過於強調意譯、直譯,往往讓中國人難以理解。玄奘很好地解決了這些問題,他既精通梵文,又精通漢語,所譯經典既不失原旨,又通順流暢,便於中國人閱讀。

玄奘回國後還寫了一部重要的著作,就是《大唐西域記》,此書記錄了西亞、南亞廣大區域內的國家、地區的社會历史變遷及當時的狀況。玄奘此書中有些資料,是其他書中所沒有的,因此,這不僅讓國人開闊了視野,也爲印度考古界提供了大量史料。現在幾乎所有涉及古代印度問題的書都會引用這本書中的內容。

麟德元年(664年),一代佛學大師圓寂。在安葬玄奘那天,有一百多萬人送葬,三萬多人露宿墓旁。圓寂後,大師遺骨送往何處了,至今是個謎。

作者:劉博 楊柳

來源:《99%的中國人不知道的历史真相》

你可能會有興趣

感恩護持《菩提資訊庫》 正法的傳承主頁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