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豬放生場裡的聖僧

這古來有很多人哪,看著好像他這甚麼也不知道,後來還是弘揚佛法了。太白頂西邊有一個虎山,那是白馬寺德老和尚出家的地方,清朝鹹豐年,到那廟裡去了一個人,問:你是哪裡人哪?說:我不知道。你看這個人,他哪裡人都不知道,問:你家裡姓甚麼?也不知道,說你有多大歲數?也不知道,問甚麼也不知道!

不要看這樣的人哪,他很會修行,這樣的人在廟裡住,不吃冤枉,不管你叫不叫他做事,他還是在那兒弄。每天起來得早,一吃完早飯,拿掃帚把廟裡各個地方,佛前殿堂打掃得幹幹淨淨,到山上去背柴火,天不亮就去,太陽落回來,也不會修行,也不會坐禪,也不會念經,就是吃飯,做事,旁的人都不知道。這種人哪,他最好修行!沒有誰打他閑岔,怎麼?你問他甚麼也不知道嘛,哪裡人也不知道,姓甚麼也不知道,多大歲數也不知道,你家裡還有沒有父母啊?也不知道,你看這個人,要按說就是個傻子!你說你有沒有父母還不知道啊?不知道。

那高山頂上下面有很大一塊地,那裡修了一個廟,叫朝陽寺,現在可能還在,後來他在那裡住了好多年,太白頂山前山後好多廟,大家都知道了。別人上殿,他也去聽一聽,他不會念,他在那兒聽,十小咒裡面不是有個「嘛喝奈」嗎?他聽見,他記住了,念觀音菩薩也不會念,念阿彌陀佛也不會念,他就記住那個「嘛喝奈」。說是念了多少年,突然間這個人不見了,就不知是死哪兒了?也不知是走了!

後來來來往往的,這太白頂好多出家人,說他在哪兒啊?在北京喜雨寺,他到喜雨寺,也沒到客堂裡,喜雨寺也不知道他去了,喜雨寺有幾百頭放生的大豬,廟裡派幾個人給豬燒菜,燒苞米糝子,燒糠,弄幾口大鍋給這幾百頭豬吃,他穿著破衣服,就跟那個豬弄在一起了。豬食倒到槽子裡邊,他也跟著吃一點,豬睡覺了,他鑽到幾個大豬空子裡面,也不要被子,還暖和,就這樣混了好多年。常住嘛,也不知道有這個人,反正他也不吃常住飯,就是豬吃食的時候,他跟著吃一點,穿的衣服很破很破,也不洗。

這不管是誰,造了罪就要墮落,後來鹹豐皇帝的母親死了,給兒子托夢,說我為了生你,血氣沖了天地,要墮落。鹹豐皇帝就請宮裡一百個喇嘛和尚,一百個道士天天念經,因為這些和尚吃葷哪,念了好多天,太後又托夢說,這一兩百人,天天吃酒吃肉,不但是不能超生我,又替我造了好多罪!說那怎麼辦呢?太後就說,喜雨寺那個養豬的放生場,那裡有聖僧,有得道的和尚,請他給我念經,一定會超生!

皇帝就派欽差大臣到喜雨寺養豬場找聖僧,知客師父不知道啊,不知道也去看一看,一看這個人哪,跟豬一塊睡,一身破衣服,也不像個出家人。欽差一看,旁的沒別的人哪,欽差大人想,可能就是他!那知客就罵他,你趕快站起來!欽差大人來了!他也不站起來,這欽差在那兒給他磕頭,他才站起來,這知客師父就罵他,欽差大人還拜你,你是個幹甚麼的!欽差不準罵,說這是聖僧,知客不相信。

不管是真的假的,得把他請到皇宮去啊,請到皇宮,說今天有聖僧超度太後,夜晚放燄口,就叫養豬場這個人坐到正臺上,這和尚道士在兩邊坐著,他啥也不會嘛,人家在那兒放燄口,他坐在臺上在那兒睡覺了,睡得呼呼嚮。其他的和尚說,哎呀,這才倒架子哩,上去一拉把他拉起來了。這太後又給兒子托夢,說是聖僧去救我,我拉著聖僧的衣服就要出來了,他被後面的人一拉,我又出不來了,你們看看嘛喝奈耶這個和尚,他那衣服上拉的都是手印子,是血的,她在血湖地獄!後來知道了,那就明天晚上再放!不管他怎麼睡都不要動他,後來燄口快放完了,他坐起來,和尚拿著那個饅頭,切得一塊一塊的,說是大師啊,你也施施食嘛,他拿著饅頭就往下丟,說甚麼呀:老僧活了八十多,從沒幹過這個活,大的孤魂生淨土,小的孤魂吃饅頭。當下這上千上萬的餓鬼超生了!

這算是聖人哪,就問他出家在甚麼地方?弄不清,說我出家的地方在河南跟湖北交界,叫虎山。皇帝禮拜他做國師,送的紫金缽,送的鑾駕。我出家的時候,那個紫金缽還在,單副鑾駕,後來解放可能也不在了。你說他一點也不聰明,他這也能弘揚佛法呀!他拜成國師了,送的錫杖,還送的千佛衣,送的紫金缽,送的鑾駕,鑾駕擺到廟裡,甚麼官都得禮拜,聖旨嘛!

你可能會有興趣

感恩護持《菩提資訊庫》 正法的傳承主頁
error: